您的位置: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观滔——访1993届本科1996届研究生校友、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滔


观滔

——访1993届本科1996届研究生校友、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滔


以贸大法学院的历史为坐标,他1989~1996年就读的七年赶上了国际经济法系(七系)到法学院的跨越,他的研究生阶段有幸成为首任系主任冯大同先生的弟子,但却因冯先生的逝世而遗憾地未能获得恩师的论文指导;

以改革开放为坐标,他读书和就业的年代正是中国外贸最为火红之时,贸大的录取分数线甚至超过北大,各省状元聚集于此,毕业分配好成为导因之一;

以中国律师事务所的发展进程为坐标,他的研究生时代恰逢律所从国有到民营的转变之初,他早早地加入到这支队伍,30岁即成为金杜所合伙人;

以律师职业生涯为坐标,他的最得意之作是全程参与了北京2008奥运会的法律服务并亲自起草了所有奥运会市场开发活动的合同文本,这些文本推而广之被用于其后中国几乎所有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和文化活动。

以人生为坐标,他以稳厚的性格、稳定的心态、稳重的步伐一路走来。昨天,他得到一个“滔”字,即水漫漫大貌;今天,他以“四十不惑”水滴穿石蓄积到强大的能量;明天,他将沿着滔滔不竭之川去仰望蔚为壮观之瀑。稳,是滔的内在依据。

他,就是黄滔。


1、七系七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1989年,黄滔从武汉外国语学校毕业考入对外经贸大学正值“六四”刚刚结束,他们入学的月份因此比往年稍晚一些。

军训给了他们这批新生一个下马威。艰苦的环境和严格的训练与他本来对大学的生活的幻想形成强烈反差,许多同学因不堪重负的训练哭了鼻子。午餐每人三个大馒头,那美味至今还弥漫在他口中。训练虽苦,但每天24小时的相处让同学们很快融合到一起,每个人的性格、特点、文体特长得以展现,彼此间有了基本了解。一个月军训结束时,班里的女生都抱着班长哭,男生强作矜持,却与班长保持了很长时间的友情。军训是黄滔在贸大接受的第一门课,“馒头最香”成为那段生活给予他的人生体验。

1989年9月~10月军训期间,系副主任陆志芳老师(后排中)来军营慰问七系学生时与男生合影;前排右四为黄滔。

黄滔所在的贸大国际经济法系,简称“七系”。七系四个年级的本科生加起来才一百多人,人数虽少,是个小系,实力却不弱。

中国外贸的快速发展阶段,外经贸大学作为外经贸部(现商务部)直属院校,其毕业生大都可以进入令人羡慕的部属各大外贸总公司。在毕业分配的导向下,贸大的招生录取分数线超过了北大,成为各省状元扎堆的热门学校。黄滔的高考分数完全可以进北大,而他同寝室就有一位省状元。

成立五年的国际经济法系的师资强大,不仅拥有着沈达明先生这位国内外著名的海归博士,有冯大同先生这位德高望重的系主任,还云集着本校培养的、外贸和外语特色鲜明的青年教师高西庆、陆志芳、曹欣光、王雪华;来自北大法律系的精英沈四宝、黄勇、焦津洪、鲍禄;还有来自其他著名高校的才俊王军、冀宗儒、王晓川……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黄滔为此而骄傲,走到哪里都充满了自信。

那时,系主任冯大同老师和系副主任陆志芳老师一再给学生们打气,强调法律系的学生同时兼具外贸、外语、法律三种专业知识和技能,是社会最需要的人才。1993年他们毕业时,法律果然成为真正的热门,因为经贸部下属的各个外贸公司都有了自己的法律室,对法律人才的需求多了。此后法律系的招生也多了起来。

1993年本科毕业后,黄滔凭借优异的综合成绩被保研本校。值得一提的是,黄滔的顺利保研不仅得益于优异的学习成绩,还归功于他在校内乒乓球比赛中取得的优异成绩。由于黄滔小学时就在体校学打乒乓球,当时贸大玻璃楼(现今宁远楼)体操房中有个乒乓球室,这也是他高考选择贸大的重要原因之一。本科时,他代表七系参加乒乓球赛,两次荣获全校个人冠军,还带领系里得到过两次团体亚军。乒乓球比赛成绩为他加了好几十分,使专业成绩第二的他跃居综合排名第一。

国际经济法系1993届本科毕业生与校、系领导合影。前排左三至左九依次为:系总支副书记王淑霞老师、系主任冯大同教授、李康华副校长、孙维炎校长、徐延春副校长、系副主任陆志芳副教授、辅导员冯守华老师;后排右七为黄滔。摄于1993年6月24日

谈到在法学院的趣事,黄滔兴致勃勃地提到了民法老师焦津洪:“上课铃声一响,焦老师进教室后的第一句是:‘有一个人……’,下一堂课则是:‘又有一个人……’。‘有一个人’是焦老师的民法课引人入胜的开场白。”

大四时,王雪华老师给黄滔留下了深刻印象。王老师当时比学生们大不了几岁,但因一表人才和富于激情的讲课成为贸大风云人物。王老师的课讲到激动时会点一支烟抽起来。黄滔觉得这一举动很帅。1996年起,黄滔代了三年海商法课,讲案例讲到激动处也会点偶尔起一根烟抽一口。

法律系当时最具爆炸性的事件是1989年由吴新宇、王雷、叶洪波、王强等同学组成的系足球队荣获贸大足球联赛第四名。作为全校最小的系,这一成绩类似于中国女排获得世界冠军,在全系上下大大地振奋了人心。

1991年12月,在全校冬季长跑比赛中,七系8901班获得冠军,前排右三为黄滔。

黄滔的研究生导师是他最敬重的冯大同先生。黄滔在本科阶段就上过冯先生国际商法大课,冯先生的课在全校是出了名的精彩,在他讲授的国际商法这门课中,黄滔拿到了在校期间的最高分。研究生阶段,他与冯先生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冯先生为他们六七个人开了小课,还让他们参与到自己的研究课题。令黄滔印象深刻的是,冯先生在社会和贸大都是鼎鼎有名,令人肃然起敬,冯先生却又十分谦和,平易近人。1995年他正在准备毕业论文时,惊闻冯先生在外地出差时去世,这使他最后的答辩未能亲受冯先生的指导,成为他求学历程最大的遗憾。

1996年6月,法学院部分硕士研究生与他们的导师合影。三位导师左起:高西庆教授、院长沈四宝教授、焦津洪副教授;后排右二为黄滔。

谈到贸大法学院的特色,黄滔感到贸大法律系的课程或许不是最完整、最精深的,却是最务实的。贸大的课程设置,更多提供的是“how”而不是“Why”,教给学生的更多的是如何去做,而不侧重理论知识,这与其他传统法学院有很大不同。当时他们的核心课程,像国际贸易实务、财务会计、国际商法、海商法、国际结算等,都是实务性质的。他们是在学会了如何去做之后,再根据自己的时间和工作需求去了解为什么,再去推导原理。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黄滔认为贸大的学生在职场上的特点就是上手快,师傅一带就知道怎么去做,反过来又在工作过程当中领悟到规则和惯例为什么这样制定和形成。也正是这个特点使得贸大的学生多成为商人或者律师,从事实务工作的较多。务实,正是贸大法律系让他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这也成为他日后踏上工作岗位后的最大优势。


2、律师廿七载--时势造英雄

1993年,黄滔本科毕业时,33位同学中只有三位读研,其他的都参加了工作,几乎全进了北京商务部下属的各大外贸公司,如中粮、中化、五矿等。如今看来,却是“殊途同归”,同学们大都回归了法律这个老本行。黄滔感慨于“时势造英雄”。他们前后几届贸大法律专业毕业生获得了施展才华的最好舞台,所以成长快,涌现了一大批优秀律师。

黄滔的律师生涯始于研究生阶段的1994年。他本科已经学过的课不用上了,所以空出了较多的时间。这时他已经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就跟着王雪华老师开始了他的律师生涯。那个时代的法律人,尤其是来自涉外型的贸大法律系的商业律师是幸运的,因为贸大法律系毕业生的外贸、财务、国际金融方面的知识十分全面,所以如鱼得水,机会很多。

黄滔的第一个工作岗位是在北京市环中律师事务所兼职。那时所里每天给他10元补贴,一个月他能挣到一百多块钱,这在当时可以算得上一笔不错的收入。在环中所,黄滔接触到了许多高层次的案件,他的课堂知识很快有了用武之地。他惊喜地发现,开庭时虽然对方律师无论名声还是资历都优于他,但懂得的贸易常识却不如他多、没他全面,这给了他极大的自信。

黄滔律师生涯接手的第一个“轰动案件”发生在1997年,26岁的他和王雪华老师一起承办了中国第一例反倾销案件。当时的中国还不是WTO的成员,所以不能运用WTO的规则,他们凭借对外贸易法,代表国内新闻造纸业提出了申请。他们的学长、时任外经贸部条法司司长张玉卿也是反倾销领域的积极倡导的践行者。当该案被受理时,新闻发布会还上了新闻联播,国内媒体也都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称他们为中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黄滔回忆说当时的环中所其实并不大,这样一个小所完成了如此轰动的案子,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1999年,黄滔加入金杜律师事务所。一年后,30岁的他成为金杜所最年轻的合伙人。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2002年金杜律师事务所成为了北京奥组委唯一指定的中国法律顾问,并组建了专门的奥运工作团队。在国内对奥运法律知识尚处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学习能力突出且吃苦耐劳的黄滔被律所赋予重任,受命领导这个业务团队。从2002年到2009年,他的团队为北京奥组委提供了长达7年的法律服务。对这次经历,黄滔非常的自豪,他的办公室里一直摆放着由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和北京市委书记兼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先生发给他的专业服务志愿者证书,这段经历成为他一生的财富。七年的时间里,黄滔从只知道看比赛为中国队加油,到学习、了解奥运规则,再到运用、制定奥运规则,感慨颇多。

2003年初,黄滔赴国际奥委会总部参加谈判。

2003年底到2004年初北京奥组委准备启动市场开发计划,涉及很多合作伙伴、赞助商、供应商,这中间所有的合同,几乎都是黄滔亲自起草的。除了吸取历届奥运会、世界杯等一系列赞助合同的经验,还要让这些合同符合中国国情、现行法律以及中国人的阅读习惯,又要获得国际奥组委审核批准,难度之大可以想象。北京奥运会的第一份中、英文赞助商合同,黄滔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非典期间几十个不眠之夜,十几次与组委会业务部门的内部讨论,从结构到条款,一条一款的研究,一字一句的斟酌。给黄滔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怎么在合同中给“中国”下定义,由于港、澳、台的特殊原因,在奥运规则下,中国既不是一个纯政治的概念,也不是纯地理的概念,但就市场开发的目的而言,合同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销售区域的概念,在先后排除了“中国大陆地区”、“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等一系列国际商贸合同中的常规定义后,他创造出了“中国奥委会辖区”这个具有奥运特色、地理意义清晰且不带政治敏感性的定义,得到奥组会领导的肯定和赞赏。令黄滔感到骄傲的是,北京奥运会的市场开发合同在日后成为了这个领域内的范本,之后的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乃至去年的南京青奥会,这些活动的市场开发合同文本基本上都源自于这套合同文本。

北京奥运会,成就了金杜与黄滔个人。鉴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优异表现,北京2022年冬奥申会特邀请他作为法律部分的陈述人参与申办工作。国际奥委会评估团在2015年3月来京考察时,黄滔与另外十几位各行各业的精英们一起向国际奥委会进行了陈述。陈述完毕后,在国际奥委会给出的评估报告上,黄滔所负责的法律部分得到的评价是“未发现任何的风险”。该评估报告将成为国际奥委会今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大会上确定2022年冬奥会主办城市的重要依据。2015年7月31日,2022年冬奥会主办城市的竞争尘埃落定,北京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举办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黄滔和他的团队将为奥运会再立新功!

2015年3月国际筹委会来华考察时,黄滔在会上作陈述。


3、寄语母校----保持特色,主动学习

作为从事律师行业将近三十年的毕业生,黄滔对贸大法律专业的特色和优势感慨颇多。贸大法学院之所以能够在诸多优秀的法学院当中占有一席之地,贸大的学生之所以能够在律所招聘时得到倾向与偏爱,是基于她的特色:学生实务性强,学生在贸大接受的法学逻辑是先学国际贸易实务,如运输、结算、海关、商检等,同时学习法律,法律与实务对应加以结合。这样毕业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时,已经具有了实务的操作能力和规则意识;待拥有两三年实践的感悟后,会对规则制定的理论寻求其“为什么“的答案,从而会获得更深的理解;所以贸大学生在与其他学校学生共同进入工作岗位之后,贸大学生往往会上手更快。但他也提醒贸大法学院学生,虽然我们起步快,但是三五年后如果我们只是固守原有优势,停滞不前,那么其他学校的学生将会厚积薄发,赶超我们。所以他给贸大学生的建议是:一要很好地保持特点;二要通过不间断的学习,在三五年之后继续保持领先的优势。

联系到金杜律所招聘的要求,黄滔提示学弟学妹们的秘籍是:比起全才,律所更喜欢专长明显的毕业生。一个团队,不需要每人一般齐,而是大家各有所长,互相补台。你有短板没关系,另一个成员会帮你补上。尤其是大所,不需要万金油的律师,一个团队里有几个在某一领域最顶尖的人才,爆发的能量将是强大的;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并善于发现和发挥自己的特点,这样,将来在社会上,特长会成为优势,优势会成为领先。

他谈到,过去贸大法学院强调“三懂”(懂外贸、懂外语、懂法律)是基于当时的环境,现在时代发展日新月异,随着中国越来越与国际接轨,对国际社会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互联网的大发展,以前主要学书本知识,现在学的东西可以无限大;而且现在的学习更多的是个人的学习。课堂知识固然要掌握,但远远不能满足将来的工作需要。他建议同学们更多地抓住一切机会,博览群书,广交朋友。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再陌生的人只要有心,通过三四个人就能联系上。所以广交朋友很重要。如今法律人面临的环境比当年更加复杂,现在是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时代。在校期间要多参与和组织各种各类的课外活动,多方展示自己的能力,磨练自己。参加过什么社会活动,也是用人单所看重的,从中可以看出你是什么性格、你的交往能力和情商。

采访合影。左起:于灏、黄滔校友、紫丁、杨鹏杰


作者:紫丁 鹏杰 于灏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