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独立思考,屡败屡战——刘爽校友在贸大法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尊敬的石院长,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能在这样一个庄严而神圣的场合,作为校友,跟即将毕业的同学们交流,我感到非常惶恐谦卑。毕业这么多年来,我从母校获得很多帮助,但回馈母校的却很少很少,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这次我的分享,能对各位学弟学妹们有帮助,也算是对母校的一种回馈。我在自己人生中,最精力旺盛,最异想天开,最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与经贸相遇。在这里春花秋月,风雨走过,那种美好的感觉,终生难忘。我现在还记得毕业最后一天,我把所有铺盖卷,从男生宿舍搬上北京流行的黄色小面的,当车缓缓从西校门开出,驶惠新东街的那一瞬,我绷了半天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终于要跟它说再见了。多少回忆,多少欢笑,多少个第一次,从离开校门的那一刻,即将成为永远的回忆。我想今天在座的同学们,肯定也有同样的感怀,但我们要展望未来。如果我今天结合自己职业生涯分享感悟,在未来的历程中,能帮到各位学弟学妹哪怕一点点,也将是在下莫大的安慰。

 

第一, 独立思考 卓然不群

记得我们当年考大学时,贸大真是红的发紫,文科录取线超过北大理科超过清华。当时有一位同学,家里是山东办海水产养殖的他父亲拖着行李带着他来报到。那时咱们南校门口挂的“对外经贸大学”几个字陈云部长的连笔手书,他爸爸看到校门上这块牌子,吓得差点当场晕倒,因为“对外”这两个字是连笔,看着像“对虾”估计他爸想,哎哟娃千辛万苦考上名校,怎么又是水产养殖

大家有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选择经贸大学为什么选择法学院。我至今还记得89高老师给我们做的一个讲座,他采用QA的方式,上来就问全场“你们为什么学习法律?”同学,为了使自己站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同学说,说法律是对敌斗争的武器;还有同学无厘头的,学法律是为了钻法律的空子。当时全场一片嘈杂,高老师一句话没说,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遒劲的几个字“维护公平正义”,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一根针掉落仿佛都能听到,这个瞬间在后来的岁月经常浮现是一种提示,更是一种召唤。

大家马上就要走向社会,在这个巨变的,不确定的年代,面对各种诱惑,各种思潮,我们如何自处?我们与什么人,什么信息,什么书伴,决定着我们站立的姿态。我的建议是,要警惕那些感性大于理性的标题党的信息,要拒绝那种民族、民粹、反智主义充斥,毫无事实依据的语言腐败。希望大家用心跟随好的导师,接受有品质的信息,读经典好书,才能在这个纷乱浮躁的时代,不会因为随波逐流,而动作变形,才能在浮华和喧嚣中,保持内心尊严和宁静,像《让子弹飞》里说的那样站着把钱挣了。

 

第二, 包容不同 谦逊谦卑

感恩贸大,它让我学会包容。我从小生长在大学校园里,学校氛围单一,小伙伴们的家庭背景也相似。但进了贸大,男生宿舍是一片迥然不同的天地。兄弟们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家庭环境,不同的成长道路,不同的方言,不同的饮食习惯,不同的穿着方式,种种碰撞在一起,在小小十平米的宿舍房间里,第一次给了我机会,真正了解中国。我很同情很早就出国留学的孩子,他们丧失了一个了解多元中国的机会。我想告诉在座的学弟学妹们,其实经贸大学四年也还是比较同质化的四年,经贸的文化,经贸的理念,和你们这四年学习的东西,都是类似的。但当你走向社会时,将面对彻底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特别在网络时代,观点高度多元、对立,甚至撕裂,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保持什么样的心态?

说说我自己经历,我曾经对风水,对挂念珠,对那些有神论执念的朋友,非常不以为然。几年前,我太太怀老二时查出唐氏婴儿高危,我太太很坚决,即使孩子真是唐氏,她也要生出在等待最终检查结果的那两周,我简直如坐针毡,度日如年,人生第一次深深感到,一个至关重要的结果,我没有任何能力去掌控于是有了我人生第一次给寺庙捐款,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幸孩子很正常,但那以后,我对有宗教信仰,有特殊宗教执念的人,没有了任何不屑,反而更理解,甚至同情。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你不理解,恰恰是因为你的经历和阅历太有限。这件事告诉我,对自己的未知东西要保持敬畏,对持有与自己意见相反的人和事不要轻易高高在上的去俯视没有人拥有上帝视角,我们要时刻保持包容和谦卑,或许是对自己浅薄最有效的保护。

 

第三,走出舒适 加速迭代

各位都是法学毕业的高才生,将来很可能成为大律所的合伙人,或者大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但这就是的人生吗?你们的人生就这样被定义了吗?显然未必,要不然美国就不会出那么多法学院毕业的总统、参议员、大银行家和大剧作家了。回顾过去,我自己就走出了一条非典型的法学院毕业生道路。经贸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中化,干了半年,跳槽去了高老师创建的海问。再过半年,我去了美国读书,毕业后顺理成章进了华尔街。结束美国的学习和工作后,我回到香港,加入了凤凰卫视,这是一家基本上用不到太多外语的传统媒体。五年后,我被凤凰卫视空降到北京,开创新媒体事业,并带领凤凰网成功上市。在上市后的两年,我又把上市融到资金的一半,投入了一个面向未来的人工智能算法驱动的项目“一点资讯”,现在“一点资讯”的估值已经20亿美金了。我特别欣赏一句话“人不一定活的最好,但一定要活的最多,尤其是在年轻时。”通过try something newtry something different,使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我平时的生活安排也遵循这样理念:每天坚持7分钟平板支撑;为保持自己的英语不getting rusty,每天做平板支撑时看cnn;每周跑4次步,每次50分钟;每月必看一本大部头。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新技术,新思想,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的时代,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不断设定新的目标,设定新的挑战,用英文讲就是要有 a litte bit stretch ,给自己制造一些障碍和困难,这样才能保持警醒,保持机敏,随时充电,在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不断随着时代迭代,而不被淘汰。

 

第四,屡败屡战 虽败犹荣

最后,我想跟大家谈谈失败。失败这个词对咱们各位考上经贸大学的,来自各省的天之骄子来说,确实是一个太遥远陌生的概念。但随着你们步入社会,随着你们事业更大的企图心失败一定在某处等待大家。回顾我这些年的职场生涯,坦率的说,有很多失败。第一次申请美国考试GRE只考了1800多分,对于那些进名校动不动2000分的学生来说,这就是一个失败。法学院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华尔街一家顶级律师事务所。当时我进入了一个international lawyer program为期一年,一年以后,百分之一二十的优秀可以留下来,这个program到期后,没有获得延期,这就是失败。第二份工作,我干了将近两年,由于亚洲金融风暴,事务所宣布不需要太多亚洲人才,我被lay off,解聘。但反思如果我足够优秀,完全可以被公司留下来,接着美国业务,所以这也一次失败。回到国内后,我领导了凤凰网上市,现在上市七年了,市值只是上市时的一半,这对长期持有股票的投资人来说,当然是失败。这些失败尤其是早年的,给我带来过很多羞辱、焦虑、痛苦,甚至自我怀疑。但现在想来非常感激这些失败,它让我冷静客观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重新规划自己未来的道路,也让我对同样在事业途中遭遇磨难的同仁朋友,有了更多体恤和理解,当然也让我更加强悍、独立的去应对未来更大的挑战。如果说人生是一个不断冲击高峰的旅程,某种意义上,失败就是一种宿命。所以我们不该畏惧失败,要坦然面对,在失败中磨砺自己,提升自己,坚强自己。我坚信经历过更多失败,在失败中总结的人才能走向真正的更大的成功。

我的演讲快到尾声了,在毕业之际,我想特别提醒大家,我们告别的是母校,但我们永远收获的,珍藏于内心的是师生情谊,同学情谊。这种美好的情感,我相信将永远温暖着我们,激励着我们,护佑着我们,迎接并安然走过新的风雨,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