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校友工作>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从“低栏”到“半马” ——访1991届校友、科慕中国总经理薄蕾


入学三十年

从“低栏”到“半马”

——访1991届校友、科慕中国总经理 薄蕾

 

紫丁

 

薄蕾校友近照

 

1987年,她以北京市外语类院校名列前茅的成绩考入对外经贸大学法律系,三好生的名单里常有她的名字,她是学校田径队的主力队员,曾获全国经贸院校运动会女子100米低栏冠军;如今,担任着大型跨国公司高管的她,仍坚持长跑,连续三年参加了极富挑战的21公里半程马拉松比赛。从入学至今,从低栏到半马,法律思维与跑步习惯一起伴随着她三十年的学业和事业人生,并为她增加了成长能量。她,就是薄蕾。

 

正如薄蕾所说,与贸大法学院的前辈校友们——如高西庆、陆志芳、曹欣光等——相比,她和她的同学们少了些“传奇”色彩。然而,与改革开放大时代一起成长的这代人,却也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属于自己的挑战,也要不时跨越一个个横在他们面前的高高低低的障碍之“栏”。

薄蕾,北京女孩,生长于知识分子家庭。她跟多数考取贸大的同学一样:各省市高考名列前茅,放弃北大选择贸大。进入贸大后,她又放弃“老系”而选择刚刚设立三年的“新系”国际经济法系。她至今庆幸这个选择:七系(国际经济法系的简称)虽小,却阵容强大且与国际接轨:既有业界著名的沈达明教授、冯大同教授,又有陆续归来的青年海归——高西庆老师来自美国杜克大学,陆志芳老师来自美国伯克力大学,还有北大法律系等国内著名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沈四宝老师等。

 

贸大国际经济法系1991届毕业生合影。前排左四至左十二依次为:系党总支副书记王淑霞老师,系副主任陆志芳老师,系主任冯大同先生,谭建业副校长,孙维炎校长,李康华副校长,系党总支书记梁仁洁老师,曹欣光老师,辅导员冯守华老师;二排右四为薄蕾。

七系课业重在全校是出名的。薄蕾发现七系期末总要比别的系多考几门课。但学习和考试对她不是压力,她经常开玩笑地说:相对于工作而言,可能我更擅长念书考试。课外她除了每周一次的田径队训练,还担任着学生干部,与郝军、王雷、戴森组成的辩论队参加了辩论比赛……田径场带给她能量,让她充满活力。

 

1990年,薄蕾参加亚运会服务,为菲律宾团担任翻译。

 

1991年7月22日,第一届全国经贸系统高校运动会在我校举行。我校获总分第一名。薄蕾(左二)荣获女子100米低栏和女子4x100米冠军。图为获奖学生与体育老师合影。

薄蕾说,当时大家最喜欢的课,一是冯大同先生的课,二是两位“海归”青年老师高西庆的侵权法课和陆志芳的海商法课。两位海归的青年老师不仅人帅, 课也讲得帅. 相对于当时盛行的满堂灌的教学方式陆老师和高老师带给我们的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深度互动的启发式课堂讨论。他们对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上他们的课需要做大量的课前预习,能读完他们开列书目的同学是少数。当时的英文教材都是复印,字迹模糊,生词量大,读起来十分费时费力,大家是连蒙带猜,倒是催眠效果不错。陆志芳老师任系副主任,最能与学生打成一片,他不仅自己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经常参加指导学生活动,而且还自掏腰包给大家买饮料打牙祭. 凝聚力空前. 七系因此在学校的各项课外活动中屡获佳绩,同学们为自己是七感到骄傲。

评价法律专业对她的影响,薄蕾感到:法律专业在身,得到的是“道”而非“术”。术的层面比较容易掌握,道却是对严谨的逻辑思维方式的训练,需要对问题和事物进行周全考虑。

1991年,薄蕾毕业后被分配在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抽纱进出口公司。她在公司的五年,正是国有外贸企业待遇非常好的黄金期。抽纱处因为手里有配额,地方企业把总公司当大爷对待;但是薄蕾没有放弃对外贸业务的学习,跟着老业务员跑产地,见客户, 慢慢成长为的业务骨干.被评为外经贸部优秀团员。但她感觉,过于优渥的环境,让她像是进入一个无“栏”跑道,跨越和挑战的激情在淡忘。她于是提醒自己:薄蕾,莫忘初衷!

1998年,薄蕾为自己设下一个“栏”:出国留学!能够追随前辈留学的脚步,学习国外先进的管理知识和经验始终是她的梦想。带着不满两岁的女儿,1999年她登陆澳大利亚,就读于麦考理大学管理学院。获MBA后在澳大利亚著名的Pacific Dunlop公司工作。一片新视野展现在她的眼前。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到2003年时,她再次被过于宁静、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所困扰,她决定再次给自己设个“栏”:回国发展!因为这时中国已成为世界最有活力的热土,也应是她的最佳事业舞台。如今,她庆幸自己的选择,这个栏让她发现新的自己,让自己国内外所学的知识和积累的眼界找到了最好的用武之地,使她的能量得到最大的释放。

2006年,对薄蕾和先生王晖(贸大法律系1990届校友)来说是个重要年头。这一年,王晖辞去干得很好的中纺澳洲总经理职务,离开国企,回到上海加入美国杜邦公司。之前的四年,他们为各自的学业和事业分别在上海和澳洲打拼,两地分居,女儿跟着老人在北京,一家人分处两国三地,他们感到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于是王晖为了家庭作出了暂时事业上的牺牲。这是一种利弊权衡后的放弃。最终他们携手跨过了这个“栏”、这道障碍。兼顾家庭的事业天地变得豁然开朗。
   薄蕾能专心投入事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女儿的成长令她欣慰和骄傲。女儿从小往返于澳洲、北京和上海,英文自然不错。但他们夫妇非常重视女儿的中文特别是古文教育,所以中小学在国内没进国际学校而是选择了质量好的普通学校,高二后再到美国读书。他们夫妇走了一条跟其他国际化家庭送子女进国际学校不同的路线,或许这也是在给女儿设定独树一帜的“栏”。女儿很喜欢这个栏,而且跨越的技巧非常棒!女儿希望将来跟父母当年一样就读法律专业,但美国的法律专业是从硕士研究生起步,因此她的本科专业得以与爱好靠得更近:历史与戏剧。她的古文不是一般的好,熟悉所有词牌的平仄韵律;还长于创作,在网上开辟了自己的三个小说专栏,假期里专门到河北横店电影城实习。她将来的职业很有可能是娱乐与法律的跨界。

 

(王晖、薄蕾校友伉俪)

薄蕾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如今已在上海生活工作了十四年。她在美国杜邦公司作为未来领导人培养计划的骨干,除了负责杜邦亚太区供应链管理,还是六西格玛的黑带大师并任职于杜邦不同业务部门的领导岗位。说她现在薄蕾担任科慕中国投资公司总经理。这是一家从杜邦公司分立出来并独立上市的公司。 两年时间里,从无名小卒晋升进500强。能在跨国公司做到高管,要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和组织能力。她说自己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很强的研究能力, 缜密的逻辑, 独到的见解以及流畅的表达得益于贸大(当然还有澳洲的MBA攻读)对她的思维和能力的严格训练,让她做到兼听并蓄, 触类旁通。在这里,她跨越了从专到广的“栏”。

 

左图:近年薄蕾参加滑雪运动。右图:薄蕾攀登海拔4300米的尼泊尔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

 

2014年以来,薄蕾每年参加上海半程马拉松跑。

担任着外企高管的薄蕾,如今依然保持着大学时代的习惯:体育运动。从2014年开始她每年参加半程马拉松,几万人一起跑的那种壮观场面强烈地感染着吸引着她。她说,马拉松是一项考验耐力的运动,而耐力是成熟的表现。作为曾经热爱短跑运动的她,在血脉偾张的爆发力的较量中,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辈子会有耐心和毅力跑长跑、跑马拉松。她说,因为年轻,快乐和悲伤都如此之深刻,轻轻一碰就惊天动地,遇事会惊慌,容易纠结;生活中设定的欲念不能实现时,也只一味想再如何多加一点筹码,放手一搏,百米跑道让她以为任何的犹豫都会直接导致最后的失败。然而,人生其实是一场马拉松,输在起跑线上的和最后第一个撞线的可能是同一个人。步入不惑之年的她,在充满张力的职场中多了一份从容,因为即使跑不过时间也会跑过昨天的自己。这或许就是马拉松的智慧吧!

 

采访合影,右为薄蕾校友。2017年6月于上海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