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校友工作>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人物专访】---吴可可


人物简介:

吴可可

法学院2011级本科毕业生。

曾获校级一等奖学金、校级优秀学生、沈四宝优秀奖学金等荣誉,曾在美国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实习;曾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交换,并于国际模拟法庭比赛中表现优异。毕业后将赴哈佛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采访内容:

Q:不知道学姐四年前选择贸大、选择法学院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和对未来的规划呢?是兴趣使然,还是带有一点命运的神秘色彩?

A:(学姐笑了)其实我当时也不算是主动选择吧,因为法学算是当时填的第三、四个志愿了。我记得我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其实也并不是很想学法律,因为高中是理科生,所以比较想学金融方面的相关专业。而且在大一大二的时候我有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做一些实习、做学生组织之类的,看看其他领域是什么样子,大二的时候也有做小的模拟法庭。我觉得单学知识并不是那么有趣,但是在使用这些知识的时候还是很有意思的。

 

Q:学姐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在贸大法学院的四年的学习感受呢?比如对哪一方面的培养特别有感触,以及在申请之后和平时与外校法学院同仁的交流之中觉得学院有哪些方面还可以再提高,帮助学弟学妹们受益更多?

A:我觉得在咱们学校大家的共识就是同学们英语特别好,会接触到很多普通法的知识,但是中国国内法的知识比较少。像我以前也是学习不很认真的那一类人,到了期末突击一下这样,我觉得身边这样的同学还真的蛮多的吧。

    感触比较深的是我们这一级当时是有实验班的,会请国外的律师或者老师来给我们上课,所以我们会接触到普通法的知识,也接触到他们上课的方式,比如说看案例或者是做研究。这对我对未来的选择有一定的帮助和启发,比如要不要出国念书,念不念做JD这样,也让我对国外的上课方式,对国外的法系有更多的了解。

    我觉得我们可以多学一学美国的案例教学这种方式,其实咱们的老师也会在课上发一些案例,但是总感觉和国外的课堂相比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例如国外可能是一整节课都是以案例为中心的,他们叫苏格拉底教学法嘛。而在咱们的课堂上老师发下去案例之后很多人没有看,就只有特别认真的几个同学在看,在认真回答问题,就这样的话效果特别不好。因为我觉得对法科同学来说只学知识,只学法条没那么有用。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网上搜索都能找到,所以还是应用法律的能力最重要。

 

Q:有学长学姐说咱们国内法这边的底子不牢,因为之前听前辈说无论将来做什么方面的法务工作,学习的时候学好法理学,民法学是至关重要的,那学姐认为我们以后要不要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呢?

A:其实我觉得这也是市场决定的现象。有很多你的学长学姐毕业后会去外所或者去内所做非诉的业务,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英语,做翻译或者应用法律检索的能力,应用中国法机会并不是很多,所以大家可能也没有动力去把它做的特别好。其实我现在也不清楚是不是做到职业终端中国法的基础知识非常的重要,至少现在来看现在是没有这个需求的。我觉得像法理或者民法这样的基础科目重要的是思维,就是每一条规则的背后的政策意义是什么。认真听课真的是非常重要的,跟着老师的思路思考。并不是老师说的期末都会考,就期末前一个月用功学习能刷很高的分,但是收获并不会有跟着老师思路学习下来的同学收获那么大。

 

Q:当年学姐在mootcourt上也是叱咤风云啊取得了非常骄人的成绩,同时我也了解到学姐也在美国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和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进行实习,还在大三的时候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交换过一个学期,学姐对于这样的学业之外的活动和实习有没有什么心得可以分享给学弟学妹?

A:我觉得大学最有意义的事就是moot court了吧,我一共有参加三个,在这个过程中法律的思维能力,检索能力,做口头展示的能力,和队友合作的能力都有很大的提高,法律的感觉也越来越好。做moot court就像模拟一个律师在真实职业中做的事一样,你会学到拿到一个案子怎么去分析,怎么和法官沟通,也会掌握到这个职业所需要的技能,而且能省却现实中做律师的枯燥的步骤,特别能培养大家对于法律的兴趣,对于我的申请也是非常有帮助,所以我是特别推荐学弟学妹去做moot court的。像咱们学校法学院规模也不大,很多比赛我们还没有去参加,所以我们以后还是很有潜力的。

   那另一方面实习是一个会打破你的幻想的事,大家可能觉得在外所工作很fancy,但实际工作中是极其的无聊,可能实习完之后就不想再学法律了(学姐又笑了)。可能80%的人都会做和公司有关的业务,并购啊IPO 啊,所有都是和文件相关的工作,非常繁琐,类似于翻译、法律检索、校对错字都有可能,当然也是比较好地检验你是否真正喜欢做律师职业的一个经历,比较适合那种能沉得住气比较细心的人。因为一开始entry level大家都是在做这方面工作的,实习完就会发现真的是太无聊了,必须要做一下moot court调节一下,不然就真的对法律就没有兴趣了。可能做到中层、高层之后和客户打交道会有很多决策的事情,大局的事情,可能那时候会比较有趣吧,但基础的时候确实是非常的无聊,加班也要加很久,很晚才能回去。所以我觉得实习是会让你看到这个职业的另外一面吧。

    大三的时候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交换的时候我学习的是和法律学相关的课程,差不多是本科生prelaw的课程。我算是在那个学期决定要去读JD这个事情,因为我很喜欢在课堂上和别人一起讨论,也比较喜欢看案例,就觉得那边的课堂很适合我。交换的话会让人别的成熟,也会让人接受多元的东西。现在再回头看其实出去交换的半年还是会错过很多东西,比如律所奖学金啊,实习啊,模拟法庭啊等等,而且其实对申请来说并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是让我有了很大的成长。所以这件事我觉得还是要看个人选择,如果在国内的话其实也还是有很多很不错的机会的。

 

Q:学姐我听说LSAT号称是世界上最难的考试,那哈佛法学院对于中国学生的录取标准也是极高的,基本上成绩要在175+,而且GPA要非常的高。请问学姐面对这么强的压力之下是如何平衡课业、比赛、课外阅读、法律实践和英语学习的呢?

A:LSAT确实是特别难,首先是对于英语的要求特别高,很多托福110+的同学考得也不会很高。对中国学生来说是英语水平(包括阅读和理解能力),投入的时间,智商三个因素综合导致的结果。到172这个分数是努力可以达到的,再往上就需要一些天赋了,当然最主要的就是阅读能力和逻辑能力。对于法学院申请来说LSAT分数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是一门重复性很高的考试,虽然外形不一样,但是核心因素是差不多的,随着越来越熟练分数也是会提高的。GPA也很重要,但是对于外国的学校来说美国大学不是很了解的,所以他们会给出一个评级,所以对于中国学生来说GPA没有那么重要,主要还是看LSAT。当然其他的source也是非常的重要,会很加分。今年的哈佛法学院在中国录得人特别多,大约快有10个人这个样子,往年可能只有2~3个人。我觉得有两个因素吧,因为现在美国经济不好大家不是很情愿申请法学院了,因为实在太贵了。第二个因素是中国学生考JD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前(LSAT)很少有175分以上的人,如今遍地都是。今年哈佛175以下录的人都是有过很多工作经验的人,比如说什么上过战场的老兵啊什么的,和他们一比我们的source就真的很普通,所以对于学生来说的话LSAT取得高分是非常出彩的。

 

Q:那学姐是不是在大四的时候同时准备了LSAT、实习、MC还有学校的课啊,这样的话压力一定是特别特别大吧?

A:当时压力是挺大的,但我还算是比较喜欢multitasks这样的人,平常也比较喜欢揽很多事。自己会比较清楚自己的限度吧,所以也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当时有三个moot court,还要做申请还要上课,所以算是挺忙的,也是挺充实的,反而是闲下来的时候做事会非常没有效率。

 

Q:作为法科学子,请问学姐认为我们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并应在什么方面进行努力呢?能不能给贸大法学院的弟弟妹妹们在送上几句嘱托的话和希望?

A:首先是要确定自己喜不喜欢这个行业吧,我自己比较满意的一点是在我大一大二的时候不是来了法学院就说一定要做法律,我去尝试了许多不同的行业实习,看看其他行业是什么样子的,多探索一下,然后再回头来看看自己是不是适合法律。并不是说现在在法学院就是一定要做和法律相关的工作,不要太限制自己了。感触最深的是关于能力这方面,学习能力和法律思维。可能你不知道这个规则是什么,但是你看到相关信息之后你可以自己检索到真实的案例之类的,然后应用到你需要的地方,并不是说你一定要背过多少多少法条这样子。

 

学姐的结语:

我觉得学法律的真的很有意思,而且上学的时光特别幸福,学东西特别好玩,不过去律所实习一下就感觉非常无聊。可能每一个行业都是一样的,在刚开始的时候做的就是非常基础的事情。我觉得我在实习的时候很大的一个感触就是你所做的事情只要是一个懂英语的人就能做的,不需要学过法律。但是我觉得就是这些最最基础的事情在以后就会有帮助,比如说你看一个东西看多了就会有感觉,再往上之后打的基础就会有作用。暑假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做点事情,考一个英语成绩啊,找一份实习啊对以后的学习都会很有帮助的。尤其是实习,在一开始可能还比较小不会给你什么重要的事情做,不过信任都是靠时间积累起来的嘛,当你努力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好之后你的boss一定就会派一些更高级的活给你做了,事在人为。希望大家能够享受在贸大法学院的学习生活!

 

特别鸣谢:吴可可学姐、柳安楠学姐、林敏老师

编辑撰稿:李明哲

校对审核:古璇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