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校友工作>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冰峰情怀——访92届校友、凤凰网CEO刘爽


 

 

(作者:紫丁 冯思薇 陈正刚)

 

 

1989年,正上本科一年级的他,代表中国大学生赴北极考察,并把贸大校旗插上了北极冰峰,所写《让校旗飘扬在北极冰峰》一文获校庆征文一等奖;

1993年,大学毕业后在海问当了一年律师的他,步入美国杜克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1996年,作为美国执业律师的他,在华尔街为诸多中国企业上市融资提供业务;

2001年,法律专业出身的他,转向著名媒体凤凰卫视,后成为凤凰新媒体、凤凰网的掌门人,带领几千人的团队征战于互联网疆场,高擎起凤凰网作为中国五大互联网媒体的旗帜。

他,就是刘爽。

 

1、北极冰峰——从贸大新闻头条说起

19893月,对《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报》头版刊登了一则新闻:

 

《光荣的使者——七系学生刘爽将代表中国青年学生赴加拿大参加北极科学考察》

报道写道:3月11日,我校国际经济法系大一学生刘爽接到正式通知:经过几轮考试筛选,他的英语、环保知识、性格气质及身体适应能力等诸方面均压倒120多名竞争对手,成为有15个国家和地区22位青年学生参加的北极环境科学考察活动(简称ICE WALK)唯一的中国大陆学生。3月18日,中国环境科学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局开会欢送刘爽赴北极。中国环境科学协会吸收刘爽为第一个学生会员……刘爽将于4月启程。……

刘爽兴奋地说,参加考试的北京各高校的大学生水平都很好,我能被选中,做梦也没想到,我运气很好。我如今成为一名光荣的使者。我要在这次活动中很好地代表中国大学生的风貌,以科学的态度完成这次考察和学习。同时我还肩负着回国后向祖国同胞,尤其是中国青少年宣传加强环境保护意识的使命。中国人目前环境保护意识比较淡薄,因此我此次使命既光荣又艰巨。记得美国人写了一本书《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也要大声地说:我们只有一个中国!

 

19894月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报》又进行了跟进报道: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为刘爽赴北极提供了服装和经费赞助和刘爽的北极来信:

 

 

上:1989年3月校报头版新闻;

下:校报跟进报道,刘爽的北极来信

 

刘爽的名字与这条新闻一起被列入贸大当年十大新闻之首;他北极归来后所写文章《让校旗飘扬在北极冰峰》,表达了北极之行的豪情,对学校的深情,他在路上忽发奇想,制作校旗插上北极冰峰的创意更是令人赞叹。文章获贸大与中国五矿进出口总公司共同举办的校庆35周年征文《我与经贸大学》一等奖。(见文后)

 

 

孙维炎校长、中国五矿进出口总公司领导为刘爽颁奖

 

   刘爽生长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在北外教授俄语,母亲则是贸大英语教师。1988年,从小受家庭环境熏陶的刘爽选择报考了贸大法律专业。他继承了父母的字,又想挑战一下。他认为法律是一个更需要坚实基础的专业,加上沈达明、冯大同教授的吸引,他选择了贸大国际经济法系,时称七系。

刘爽对当年听过的一堂沈达明先生记忆犹新。短短的一节课,先生的专业思维之严谨,知识面之宽广,令刘爽惊叹:原来一堂课可以旁征博引到这般地步!

高西庆老师的课给了他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他发现,法律课竟然可以这样上!老师用英文授课,并要求学生们主动提问。第一堂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学法律?同学们有的说因为法律是改革开放不可或缺的专业;有的说为了钻法律的空子”……老师听后没有说话,又在黑板上有力地写下几个大字:维护正义!直到今天,刘爽回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场面时仍很激动,老师这句话让他领悟到法律的真谛,并且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将它落实于行动中。

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有陆志芳老师的合同法课。老师完全采用案例教学,大量选用了美国案例,摈弃了背法条的教育模式,令人耳目一新。

大二时,刘爽当选校学生会主席。他首次体验了领导力。他在各种社会活动中锻炼自己:参加英语演讲比赛、接待外国访华学生、在亚运会当义工……大学生活在他面前展现着另一番景致。

老师们对刘爽的评价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但刘爽并非传统意义的好学生。他不太安分,在校园有他自己的行走路径。他学习目标明确,听课以兴趣为转移,旁听是他的常态。他旁听了贸易系的期权课、管理系的公司理财课等,还常到北大等校旁听。他擅长与人打交道,但他又常常远离喧嚣,选择独处。他酷爱阅读,被文史类书籍深深地吸引。动如脱兔,静若处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很适用于他。广泛且深度的阅读为他广阔的视野和胸怀,为他确立稳定的理念信念提供了源泉和能量。

当然,大学四年,赴北极考察的经历显然他最、最行万里路的壮举,奏出他独特的青春之歌的高潮,让他受益终生的人生体验,乃至二十多年过去后,这段探险经历的声画场面仍不断在他的梦中闪回。

那北纬80度不毛之地的茫茫白雪,那雪地里呼啸的风声,那无垠的单调和无边的孤独……加拿大的停留,让他看到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给了他强烈的触动,让他确立了未来出国留学的目标;环保主题的考察活动,让他早早地树立了一份社会责任感。可以说,这次探险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刘爽,让他以后的学习、工作、生活更加独立、坚强、更加有准备,更能抵御孤独。

四年大学成为他挑战无限可能的实验场,他潜心于法律,孜孜于外语,游走于课内外,陶醉于极限运动、做义工……激情、梦想、开心填满了他的四年时光。

2、山路蜿蜒——从杜克大学到华尔街

1992年,刘爽毕业后加入创建不久的北京海问律师事务所。一年后的1993年,经高西庆老师推荐,他赴美国杜克大学攻读法律博士JD

   杜克大学三年求学,成为他翻越的第二座冰峰。语言、文化、历史、政治的差距,教学方式的陌生感,像茫茫风雪,阻隔于他的攀登之路。美国教育重视学生表达能力,对于本来表达能力很强的刘爽此时的舌头却僵住了。美国法律教育重视实务,特点是案例教学,立法的原理、背景都是通过案例阐述的,这和他以前所接受的教育全然迥异。通过强压式学习,他终于窥见到西方的文明政治体制和法律精神,把握到精确的法律语言,严谨的思维方式和缜密习惯开始注入他的血液。

攀登杜克这座冰峰,对于刘爽来说,最难的还不是为专业学习流下汗水,而是漫长无边的寂寞孤独。杜克的学生大多来自职场,互少交往,他与他们很难成为朋友、哥们。这种冰状人际环境磨炼着他的性格。他到美国的第一个圣诞节,同学们都出去彻夜狂欢了,他一个人留在宿舍看书。晚上当他下楼取信一转身,只见雪地上只留下一串自己孤零零的脚印,宿舍大楼也只有自己的一个房间亮着灯!孤独和漂泊感一下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寒窗苦读洋插队,面壁三年修心志,可以作为刘爽杜克时光的概括。

 

1996年,刘爽完成杜克大学的学习,获得法学博士学位JD。继而,他又一鼓作气用两个月的复习考取纽约州执业律师执照,成为华尔街的一名执业律师。华尔街律师楼,成为他事业人生翻越的第三座冰峰

五年华尔街,他先后供职于美邦和美富两家律师事务所。他参与了百度、阿里巴巴、网易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融资、并购及海外上市。走进华尔街,他会不由地想到棵被一百多年前的闪电和雷鸣中被狂风夹着暴雨所击倒的梧桐树,以及它所象征的行业自律公约,他不由感受到职业的神圣和责任。步入办公室,扑面而来的便是堆积如山的业务卷宗。他首先要攻克的是中国人在美国、尤其是在华尔街做律师本身所要跨越的文化鸿沟。华尔街的高强度,快节奏,大压力的工作特点在世界独一无二,有时连续三四天加班不出办公室高强度加班,有一次他乘电梯都按不准按钮了,旁边的人误以为他出了事。

身怀八年专业技能、精神体力的准备,加上一如既往勇于挑战的品格,他终于步入华尔街律师楼这座冰峰的山腰观景台。冰峰开始在他的脚下融化,不远处还出现了点点植被。

高强度的华尔街律师经历,让他以法律的眼光观测到市场经济的晴雨表,让他开始熟稔魔鬼式的效率和快节奏,把一个个法律的案子化为履行客户承诺的细节。职业律师的素养和素质,在五年中琢炼成形。华尔街的互联网法律业务,为他日后加入互联网行业,以及为凤凰卫视在香港交易所做拆分和上市、为凤凰网在纽交所做上市进行了预热。

3、峰顶旗帜——凤凰网掌门人

2001年,翻越了事业数座冰峰的刘爽,开始返身回望。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横看成岭侧成峰。此时他既看到景象的壮丽,也发现了峰峦之间的内在关联。他喜欢从谷底眺望峰顶,陶醉于从峰顶俯瞰百川,兴奋于从新的谷底出发。这一年,他转向加入媒体及互联网行业。

说到他的转行动因,既偶然也必然。当一座座冰峰被他踩在脚下时,他回想到了攀登的初衷。学习法律并非他青年时代自我规划的终身职业;文学、历史书籍的博大精深,记实作品的无穷魅力,曾经强烈撞击他青年的心灵;新世纪到来时媒体、互联网的强大魅力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重重的稻草。三者叠加,他未来职业构想已成雏形:将法律和文化、媒体进行三结合去架起一个强大的平台和通道。

怀着这个梦想,刘爽从美国回到香港,任凤凰卫视总裁特别助理、事业发展总监及副总裁,负责上市公司的对外投资、融资、投资者关系、法律事务、公关及财经类栏目建设,其后又主导参与中国移动入股凤凰卫视、凤凰新媒体的正式启动、凤凰与北京电台的同步广播合资、及凤凰户外媒体等项目。2005年,他从香港回到北京,任新成立的凤凰新媒体、凤凰网的CEO。凤凰的事业,恰如一座新的冰峰,在他面前横空出世!

凤凰网是刘爽亲手哺育的一只小凤凰。他主导并成功完成了她的管理团队的组建、新公司战略的制定、及公司业务运营的全面转型。他带领团队把一个官方网站转变为最领先的新媒体,流量超过所有的传统媒体网站。凤凰在他手中完成了涅槃。他还担任了香港亚洲电视有限公司高级顾问,代表亚视与林百欣、中信及查懋声集团历经多年谈判完成围绕亚视控股股权的4次增持减持,涉及资金愈20亿港币。

   2011513,对刘爽来说又是一个上新闻头条的日子。这一天的各大新闻报道:凤凰新媒体于北京时间12日晚间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刘爽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五星红旗和凤凰网LOGO面前倍感荣耀!这是5个月以来第4家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与美国股市的低迷和5月份中国概念股赴美上市遭遇破发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凤凰新媒体的上市表现备受关注。上市首日开盘价为11.1美元,盘中最高曾涨到15.09美元,以收盘价计算,凤凰新媒体市值达11.1亿美元。凤凰网逆势而涨,将无缝衔接的打造全新优质新媒体。

 

 

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先生(中)在纽交所敲响了开市钟,标志着凤凰新媒体正式在纽交所上市。

前排左五为凤凰新媒体CEO刘爽。

 

互联网没有永远的王者。刘爽如是说。互联网行业是充满惊涛骇浪的海域,也像一步一滑的冰岩。刘爽首先提出要做坚守媒体气质的中国主流门户网站并给自己的团队品格总结了十六个字:中华情怀、全球视野、兼容开放、进步力量。他鲜明地高擎着理念的旗帜,赋予凤凰网不断成长的精神力量和灵魂。

坚守媒体情怀的凤凰网,以差异化的定位、注入媒体魂魄、报道稀缺资源为指导,吸引着三高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优质用户。几年间,有风骨、敢担当、真性情、有温度的凤凰网,从一个排名50的小网站一举达到全行业排名第五。

    2014-2015年,刘爽领导凤凰新媒体对一点资讯进行战略投资,成为其最大股东并兼任董事长,他对其定位为新生移动端阅读产品和凤凰移动布局中的重要筹码,用户可以个性化定制自己的频道,可以满足自己对很多个性化的需求。而这种搜索的定制也会体现在每天的个性化推荐内容里面,都是超前的下一代产品。

刘爽说,做一件大事情,要先感染自己,让自己沉醉专注其中,然后感染身边的人;互联网行业的一大挑战是人才争夺战,互联网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技术日新月异,引进优秀人才是事业成功的关键之关键。凤凰网对人才的吸引,既来自股权激励,更有情怀、理想和愿景的凝聚。他现在带领着年龄平均在28岁的三千人的团队。

凤凰事业的冰峰之路,也是高强度的攀登。为了锻炼身体与提高工作效率并举,刘爽每周坚持体育锻炼,同时把锻炼融于工作之中。他找人谈事的方式相约一同快走。边快边谈的有氧运动中,产生了诸多有氧的凤凰网战略决策。

在攀登冰峰路上,刘爽始终恪守一条原则:不走捷径。他把微信等新媒体等媒体方式归结为浅阅读、浅交流和浅思考的三浅模式。他认为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媒体要耐得住寂寞,有的钱不能赚,要对得起良心,让后代感到骄傲,而不是羞耻。他希望凤凰网带给读者的是冰峰山顶流下的汩汩清泉,积极、爽烈、清新、圣洁。

 

 

采访合影 左起:冯思薇、刘爽校友、紫丁、陈正刚

 

说到律师和互联网领导者两种角色的同异,刘爽认为,律师的思维是预见各种风险,不论是并购或上市,好律师就是要把各种风险进行缜密的预见,而互联网企业的领导者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从而及时摆脱这些风险。他说,我从业媒体、互联网行业十多年,至今没有经历太大曲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律师出身所拥有的法律思维。为此,我感激母校对我四年的培养,我对贸大始终怀着感恩之心。北极冰峰,峰顶上飘扬的校旗,已经与我血脉相连,激励我在怀着理想,不疲倦地一路攀登!

 

 

采访:2015年10月16日

初稿:2015年10月25日

 

                                                  

 

附:

让校旗飘扬在北极冰峰

 

刘爽 1989年5月)

 

 

雪,好大的雪。片片雪花铺天盖地而来,悄无声息地落在漫无边际的田野里。雪,恐怕是这北纬80度不毛之地给我的唯一恩赐。我一脚蹬掉滑雪板,放松放松酸胀的脚掌。随手掸去墨镜上的雪花,又用舌尖舔掉唇上的冰渣。抬眼望去,嘿!埃斯米尔雪峰已近在眼前了。

 

我们冰上行北极国际青年环保考察活动已接近尾声,只剩下野外生存训练的最后一项……负重60斤攀登埃,斯米尔雪峰。我们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品质将面临一次严峻考察。这也将成为冰上行活动最辉煌的一页。来自世界各国的同伴们和我一样,既兴奋又紧张,都想尽早体会那会当凌绝顶的滋味,又都担心万一体力不支……在这鸟儿也飞不到的地方,玩不得半点儿虚的。若只能走到半道,可既无缆车也无担架,恐怕也只有待在那儿喂北极熊的份儿了。临行前,领队一再声明,体力不行的可以放弃登山。没有人吭声。是啊,谁愿意做望兴叹的掉队者呢?挺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最后这个潇洒的惊叹号吗!

 

和同伴们相比,我心中更多了几分神秘与神圣。出发前,我暗立誓言;要抢先登顶,还要把那面自制的校旗插到顶峰,让外国朋友领略一下中国青年的气魄与韬略,让外经贸大学之旗飘扬在雪峰之巅。我仔细将校旗包好,放入贴身的毛衣里。在零下四十多度的冰天雪地里,它像只暖水袋,一股暖流在周身奔腾、升腾。对外经贸大学,让我这北极的游子为你尽一份微薄之力!我充满信心,穿起滑雪板,踏上了征程。

 

一路之上,这几个月所经历的许多事时时闪现在我眼前。

 

这次由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亲自授旗,由英国著名探险家罗伯特·斯旺先生一手发起、组织的冰上行活动,共有来自中、苏、美、日、印等十五个国家和地区二十二名青年人参加。斯旺先生希望通过冰上行唤醒人们对北极环境遭受破坏这一严重事件的关注,向人们敲响全球性环境危机的警钟,激发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参与环保,投生环保的热情。我怀着一种强烈的冲动,决心角逐中国唯一的名额。

 

为参与这次活动,从紧张的复习、准备、面试,到激烈的选拔;从焦灼地等待结果,到繁冗的出国手续,其艰辛不亚于冰上行活动本身。是学校领导老师、同学的大力支持和热情鼓励给了我无穷的勇气和信心。虽说我入学不到一年,所见、所闻、所感却已使我对学校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沉淀、升华。我感受到了一种内在的朝气。我得到的太多,付出的却极少,尤其在指派我作为中国青年的唯一代表参加冰上行活动后,这种不安更加强烈。对外经贸大学,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在香港做短暂停留时,我忽然记起校旗的底色是白色,雪地效果极差。对,做面新的一个狂想油然而生。然而初到香港,人地生疏,做旗又谈何容易。我贸然拨通了父亲在港朋友家的电话。他很快委托了一个业务经理陪我采买红布、油笔。言谈中得知他竟是我的前辈校友。同是经贸人,异地相逢,格外亲切。当我颤抖地在红布上书写中国 北京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时,当我欣赏自己拙朴的字迹时,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与释然。事又凑巧,我在温哥华生病时,来看我的使馆人员中有一位是在加进修的贸大老师。我从她手中接过放满感冒药的纸袋时,竟激动得一时无言以对。她握着我的手说:亲不亲,经贸人。那夜,我许久未能入睡。对外经贸大学,您真是无所不在,连我这天边的游子也处处感受到您慈母般的爱抚……

 

眼前,风更大,雪更紧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校旗,大步向上攀登。山势陡起,需仰视才见峰顶。积雪没过了膝盖,每进一步都很费力,气得同伴麦克直骂娘。峰顶已近在眼前,可我们却像是被钉在了雪地上。我提醒自己:别着急,沉住气。我默念着誓言。经过一番艰苦的拼搏,终于登上了第二个峰顶。天空也恰在此时呈上了一片碧蓝。放眼望去,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一派北极风光。紧跟着,身穿浅绿、杏黄、湖蓝等各色登山服的同伴们也陆续登上了峰顶,斑斓的衣着给这苍茫世界增添了盎然生机。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了那首英文歌: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时机已到,我亮出了珍藏已久的校旗,小心翼翼地系在滑雪杆上。同伴们地叫出了声,那里有羡慕和钦佩,也有嫉妒和后悔。

 

  蓦然回首,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红色的校旗那样光彩夺目,中国 北京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几个字显得格外潇洒、遒劲。校旗飘扬在我心间,飘扬在埃斯米尔雪峰之巅。

 

录入:冯思薇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