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校友工作>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变与不变的哲学——访93届校友、中信证券执行总经理耿欣


 

紫丁

 

  

 

耿欣校友近照

 

1、蜕变――口才是这样炼成的

 

  1989年,耿欣的高考分数列安徽宿县地区第一名,完全可以报北大、清华。由于当年的种种特殊原因,他们全安徽省前五名中有四人不约而同地报考了贸大!在去往北京的火车上,他还遇到了一位江苏籍全国状元。七系在贸大是小系,当年两个班共32人。像贸大其他系一样,这里集结了诸多省市或地区状元。他们1989年入学时赶上了大学不收费的幸运末班车,毕业时又没错过“分配工作”的曼妙尾韵。然而,幸运并没让耿欣四年大学时光在自我陶醉中荒疏怠惰,而是将紧锣密鼓的节奏进行到底。

森林中的树往往长得齐刷刷的一般高,因为它们时刻都在争相获得最高处的明媚阳光。耿欣在贸大七系这个英才如林的集体中也不甘居人后。

 一年级的英语课交流中,他的对手就让他确定了自己四年的主攻目标。对手这样评价他:“你是个害羞的男孩。”这句评语让他的心咯噔了一下。他下定决心要改变性格的“宿命”。

 

耿欣和同学们 摄于1989年

前排左起:张弘、常虹、张丽、季光欢、曾燕

后排左起:张志森、黄滔、耿欣、陆振东、张国权、李霜天

 

 于是,大学四年时光他成为各个学生社团最积极的参与者和组织者。他当过法学社社长,系学生会学习部部长,校学生会学习部部长;他组织过大量法律相关活动;1992年末他甚至主持了有刘欢、那英、傅笛声、任静等出演的新年联欢晚会……他逼迫自己做出性格调整,成效显著。

 最能体现他挑战自我的例证,是四年间他参加了每年的校系辩论赛,且一步一个台阶,越战越勇。

 大一时他首次参加系里组织的辩论赛,首轮即惨遭淘汰;大二时他总结去年教训后踌躇满志上场,成绩不错,让他多辩了几轮;大三时他成为七系主力队员,与90级大二同学组成的七系代表队竟荣获全校冠军!当时大家并不看好七系,作为小系,七系往往在全校活动中处于一、三、五系等大系之后。然而1992年的比赛却让七系耿欣他们这支黑马队伍笑到了最后。这次比赛为耿欣大学时代的辩论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这又岂止是辩论赛的句号,更是他沟通能力的惊叹号!若干年后,他的这一能力经不断发酵,为他事业助力。

 辩论赛锤炼了耿欣的性格和口才技巧,专业素质的培养和训练则是这口才背后的基础养料。

 

 

耿欣在校期间任学生社团法学社的社长

并参与编辑了法律系学生刊物《经贸法律

《经贸法律》四字刊名由时任系副主任陆志芳老师题写

 

 国际经济法专业并非多数七系同学的最初志愿,新生们对此还缺少基本概念。后来他们不断地从时任系主任冯大同教授、系副主任陆志芳老师那里获得强大的信息:你们未来的事业人生将走上两条路,或是懂外语外贸的法律人,或是懂国际法律的外贸人,这两者都大有可为!毕业若干年后,他和同学们才逐渐看清融入他们血液的这一专业特质或曰DNA

系主任冯大同教授在他的一篇介绍贸大国际经济法专业的文章里写道:“贸大法律系的学生要有三个本领。一是至少必须掌握一门外语,这是从事对外经贸、法律活动必不可少的工具;二是必须掌握外经贸知识,不懂对外经济贸易知识就无法理解国际经济贸易法律的精神实质;三是必须掌握法律专业知识,尤其是涉及国际经济贸易方面的法律知识。”两位系领导还反复强调了懂外语的法律人的重要。

说到外语,耿欣他们进校时参加的一次英语摸底考试竟让很多同学不及格,包括诸多状元,这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法律系的创始人之一、令人崇敬的沈达明先生为他们树立了榜样。英语课在他们前两年的课程中占到了三分之一的比重。若干年后,耿欣报考北大MBA时,英语水平测试获得了90的高分。当老师得知他本科毕业于外经贸大时对他说:“怪不得!英语课你就不用上了。”他成为当年班里唯一的英语免修生。

相对于其他法律院校,贸大七系课程的优势在于,比较早地接触到国外法律知识体系和框架。这些知识顺应了中国国际经济贸易的实践进程,有些则是超前的。中国尚未建立证券市场时,美国归来的高西庆老师在一次讲座上把“纳斯达克”的英文名词写在黑板上,国人都还没有概念,同学们也是一头雾水。他们的幸运就在于:在掌握基础理论的同时,较早地获得了尚未发生且即将到来的趋势性的知识储备。

1992年,随着知识产权谈判成为热点,外经贸部条法司,急需外语好、懂法律的实习生。耿欣毕业前就在外经贸部条法司贸易处实习。此值中美知识产权谈判最激烈之际,他和另外两位同学一起每天的任务是翻译谈判成堆的文件,有些词汇找不到对应的中文词,因为在国内是新生事物。

毕业时,耿欣的形质发生了蜕变,四年前的害羞与腼腆已离他远去,然而他天性依旧,自信而不自满,能言善辩却不咄咄逼人。国际视野和法律专业知识武装,让他自信满满。

2、演变――舞台在脚下延伸

 

2015年,耿欣已经毕业22年。从21岁到43岁,他已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经过时代大潮的洗礼历练,成长为一位风度翩翩的专业职场人士。老同学对他的评价是:才华横溢,一表人才!

 他们32位同学的命运果然像当年冯大同、陆志芳两位系领导规划的那样,要么成为懂外语外经贸的法律人,要么成为懂国际法律的外经贸人。黄滔等同学属于前者,耿欣等同学则属于后者。

 毕业时,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带来的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又一波高潮,中国的对外贸易也进入高速发展期。和绝大多数同学的选择一样,耿欣也选择了到外贸公司工作,在这股热潮中迈进了当时最红火的国字号外贸公司之一――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

中土畜生涯对于耿欣可以用一个“顺”字来概括。他最初的岗位是做裘革皮进口,一年之后任总裁秘书。毕业五年后的1998年,他被派到金融危机后的香港任中国裘皮拍卖行副总经理,开始独挡一面开展工作。全球90%裘皮原料是通过拍卖成交的。中土于八九十年代在香港设立了拍卖机构。四年间,他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他到香港的第二天利率飙升到百分之十几,两个月后恒生指数从一年前的16000多点跌倒6000多点!2002年,他从香港回到北京,任中土畜总公司海外企业管理部副总经理。

 

 

耿欣2007年在非洲

 

此时,中国外贸公司正处于实业化转型期。2004年,中土畜并入式纳入中粮集团。耿欣任企业发展部总经理。他本可以安安稳稳地在这个位置上实现他国企高管的人生规划。但他却急流勇退,选择了重新开始。

 耿欣与中信结缘,始于中粮的一个改制上市项目。他的部门作为甲方负责与乙方中信证券进行对接。而项目尚未完成他已经变成了乙方。谈到中信选择他的原因,他觉得一方面是缘于他17年的企业经营管理背景;另一方面也要感谢母校培养出来的法律思辨精神、外语能力和沟通表达能力。

 在做出转型决定前,他也纠结了很长时间。他想到,自己17年的外贸企业生涯,从公司最基层干起,职能部门、业务部门都干过,工厂也驻过,海外也呆过,人脉广阔,经验丰富,从业资深,对外贸各个环节可谓游刃有余,加之中粮是央企中的佼佼者,他刚刚还被中粮第一期“晨光班”录取……

 耿欣在是否离开的矛盾中挣扎。毕竟未来存在风险,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自己的年龄已近“不惑”,进入投行圈将是新人。对方给他的理由打动了他:你的行业背景是投行所需要的。他决心接受这个转行的大挑战,在自己事业人生的下一个二十年里留下一串新的奋斗足迹。

 当年1989年高西庆老师在中国建立证券市场,到耿欣二十年后步入投行性质的中信证券,历史进入到新一代人的轮回。职场的大浪淘沙,让他在激烈的竞争中经受锻炼、考验、筛选,在历史变迁中寻找到新的平台,担当起新的角色。他仍然像在大学时代那样,不甘居于密林里别人之后,他要寻找树梢高处最灿烂的阳光。

 此时的耿欣,经历了沧海桑田演变,熟稔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然而不变的是勤奋有为,拒绝的是机巧之心。

3、裂变,让能量释放最大化

 

投行在中国是年轻行业,中信证券成立于1995年。如今中信证券的各个业务线均已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2014年完成里昂证券的收购后更是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

加入中信证券的最初半年里,耿欣也曾有一段转型带来的煎熬。投资银行是一个高度竞争的行业,其铁律非常明确:完全的业绩导向,不进则退。这也是一个忙碌的行业,这里的忙也与过去有本质的不同。过去的忙自己可以掌控,周围环境是熟悉的,变化的程度不那么快。投行的节奏就像股票指数,市场的波动、客户的需求每天都在变,必须跟上变化。他也在调整心态:虽然实业和金融是两个行当,但对人的基本能力的要求是相通的,从理解行业到沟通能力,到如何得到客户、伙伴的信任,应该是“大道归一”。

 

 


左图:耿欣参加苏宁在REITS挂牌上市仪式  2014年

右图:耿欣参加中国啤酒行业峰会论坛  2015年

 

     中信证券让他的接触面更宽了:客户、合伙伙伴、中介机构、监管机构……从他的电话名录就可以看出来。过去他的通讯录200个电话就够用了,现在2000个都不止。他每天围着客户和项目转,下班没准点,要么在电话会议上,要么在飞机上,一年出差二百多天,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事业转型初期,他只能比别人多付出辛苦,人家跑一百天,你就跑二百天,以勤补拙。

毕业22年的耿欣,。深入他的精神世界,投行让他多年储备的专业的知识的生活的能量正得到最充分的释放和爆发。他感谢过去的积累,它们丝毫没有浪费,反而碰撞出新的组合,裂变为新的元素。裂变,印证着他恒定不变的价值观和信仰。

投行让他舍弃了很多,但他尽量让工作和生活保持相对平衡。。每年寒假或暑假,他会抽一段时间陪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到国外走走。跟他当年不一样,儿子天性外向,到哪跟谁都能聊得来,知识面也宽,曾自己跟一个美国老先生聊起乡村音乐,让对方惊讶不已。

耿欣并不急于送儿子出国留学,他希望儿子在国内读完本科再出国。耿欣要让儿子多多感受国内的环境,结交国内本科的同学。根据他自己的经验,本科同学是最亲近的,对本科母校的认同度也是最高的,无论走到哪里他首先认同自己是贸大人。公司招聘也首先看第一学历。他希望儿子能拥有在国内真刀真枪地参加本科高考和找工作的经历,那样才能体会父辈一路奋斗的心路历程。他希望培养儿子的独立意识和遇到困难自己解决的能力。这种能力和感悟靠金钱是换不来的。

谈到对母校法学院的期望,耿欣认为:与国内的综合院校相比,贸大及其法学院的特色在于涉外性质。结合他自己的投行业务,他就深有体会:经过多年的积累,一些优秀的中国投资银行在境内业务的了解和熟悉方面已经领先于外资投行,至少不输于外国投行;但今天的中国企业,正在越来越多地走出去,如何满足走出去的客户的需求,这需要中国投行自身具备跨境的业务能力。而贸大法律系在这方面大有可为。未来具有良好的外语能力、并且具有跨境法律和金融知识的的人才一定是投行最欢迎的。中国公司收购境外公司,过去只能找高盛或摩根斯坦利这样的外资投行,但未来希望有更多的中国投行发挥这样的作用。

 

 

采访:2015828

初稿:2015104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