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国际交流>交流动态

交流动态


美国前贸易代表(USTR)助理、Arnold & Porter 律所高级顾问Claire Reade女士一行莅临我院作专题讲座


2016年5月10日晚,全球知名律所Arnold & Porter高级顾问、美国前贸易代表(USTR)助理Claire Reade女士该律所合伙人Anton Ware先生一行到访贸大法学院。我院石静霞院长、龚红柳副院长与之亲切会面,热情介绍了学院的概况以及近年在国际化办学、对外交流合作方面的经验成果,并就国际经贸法领域最新动态和前沿热点问题互换了看法。清华大学法学院杨国华教授出席会见。

两位嘉宾之后金杜模拟法庭联袂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全英文讲座。石静霞院长主持,一百五十名师生参加模拟法庭座无虚席,包括法学院校友会会长高西庆教授、国际经贸学院崔凡教授、我院陈卫东教授、薛教授和张欣助理教授等。石院长首先对嘉宾们的到访表示衷心感谢和欢迎,并介绍了他们深厚的专业背景和积累特别提到二位嘉宾在国际经贸法和国际商事仲裁领域的不凡成就。她指出,作为国内一流法学院,我院的国际经贸法和国际商事仲裁是传统优势和特色,也是学科发展的重点方向,相信两位嘉宾的莅临指导将使广大师生受益匪浅。

 

石静霞院长主持讲座

Reade女士首先以“当今国际经贸环境及美国对TPP协定的态度”为主题,从当前国际经贸大环境出发,逐一解读美国对外经贸政策的基本路径、WTO的现状、美国在WTO体制外的行动及背景、美国当前的总统大选及对国际经贸规则的影响以及国际经贸法的趋势等四大方面,分享了自己的见解和心得。谈到美国的对外经贸政策,她认为,美国长期以来主导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旨在让各国都遵守之并能从中获益。这样的规则意味着开放贸易和投资,确保规则的透明度。尽管承认这是理想状态,与现实尚有差距,但她强调这确实是美国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

纵观现实,尤其谈到当前的美国大选,她并不讳言以往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在参选之际,常持反对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立场,如奥巴马总统在竞选中就多次表示要瓦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有两个原因:一是美国国内市场大,国际贸易相对一些国家而言没那么重要;二是美国国内往往将失业率上升归咎于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但她同时指出,候选人一旦成功当选总统,则会经常转换态度,从而支持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如奥巴马总统就任至今,NAFTA依然健在,而他正在非常努力地促成另一新型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国会通过。这些鲜明有趣的举例对比,引发全场阵阵会意的笑声。

 

(Reade女士演讲)

随着听众们被Reade女士的精彩演说带入佳境,她开始点评WTO的现状,指出WTO近年来发展缓慢,尤其是多哈回合一直停滞不前,非但未能提出新问题,连传统议题的推进也很困难。至于多边之下最近达成的《贸易便利化协定》,她类比其为“小零食”,因为同样未触及各国面临的新问题。由此,她总结说WTO目前面临着多重挑战。随即引到WTO之下的诸边贸易协定,Reade女士认为这是应对多边贸易体制发展缓慢的务实做法。至于美国在WTO多边体制外的努力,如RTAs(区域贸易协定)、G20峰会、谈判中的《服务贸易协定》(TiSA等,Reade女士点出了这些机制的不足,并分享了自己的期许。在此,她特别强调了TiSA,认为它是针对信息时代的产品和服务创新的强有力的新规则,比及现行WTO的服务贸易规则(GATS)开放了更多的机会。

 

(讲座会场)

最后,Reade女士重点分析了TPP,在简要介绍了TPP协定的内容后,她指出,TPP的达成将意味着市场准入、透明度等一系列新议题的达成,在制度建设上能够使包括非TPP成员在内的不少国家从中受益。但她也提到,由于目前美国大选中总统候选人的支持者们对于TPP的消极态度,可能导致竞选成功上任者对TPP进行修改,以回应选民的诉求。她承认这样的情形会非常困难,但也并非不可能,因为之前KORUS(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就有过此类修改的先例。展望美国对外经贸政策的未来,Reade女士认为,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对外经贸政策可能不见得能够有大的动向但国际经贸领域的各项新发展非常值得关注,这其间美国所起的作用也是关键的因素。在听众们的热烈掌声中,Reade女士结束了她的演讲

Anton Ware先生的讲座围绕“被撤销仲裁裁决的执行”这一主题,集中分析了当前备受瞩目的一个热点问题:已被仲裁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还能否依据《纽约公约》在其他国家继续申请法院的强制执行?他指出,该问题的理论之争近期新加坡的一场争论推动下达到了高潮。而在实践中,这一问题正令全球瞩目的“尤科斯(Yukos)案”陷入高风险的余波中:原告将俄罗斯诉至海牙常设国际仲裁庭(PCA)获胜后,试图在世界范围内寻求强制执行获赔500亿美元(赔偿金额世界第一案)的仲裁裁决,但该裁决于2016年4月20日被荷兰海牙地区法院所撤销。激烈的理论之争与高昂的利益博弈交织,使这一问题的探讨极有意义。

 

(Ware先生演讲)

Ware先生首先介绍了“尤科斯案”的基本背景。该案历经五年得出最终裁决,但却被仲裁地所在的海牙法院撤销,理由是被告俄罗斯尚未批准本案所适用的《能源宪章条约》,而条约中的临时适用条件满足。海牙法院由此判定仲裁庭对本案没有管辖权。这一情形引发的问题是:尽管仲裁裁决由此被撤销,他国法院是否拥有自由裁量权来决定继续执行?Aare先生的解析从两个层次入手:一是对执行仲裁裁决的《纽约公约》进行文本解读,二是从各国对仲裁态度的政策角度作出分析。

他先从《纽约公约》第5条规定的关于拒绝执行的几种情形谈起,提到英文版本中的措辞是“May”而非“shall”。但他认为,结合整个第5条的内容来看, 仅是文本解读尚不足以得出可靠的结论,应上升至新的政策层面进行全方位思考。在此,他提到了一个新案例:TermoRio v. Electranta在该案中,尽管仲裁裁决被仲裁地法院以荒诞的理由撤销,但当事人仍然在美国的其他法院要求执行,理由是法院面对此种情形应当拥有自由裁量权。Ware先生借此引出了新加坡仲裁学界的激烈争论。

 

(讲座会场)

Anton先生提及近来在新加坡的一场争论体现了仲裁学界在这一问题上有两派观点:一派是以 新加坡高等法院Sunderesh Monon大法官为首,主张“地域性方法”(Territorial Approach),即仲裁地法院有权监督仲裁,如果一个仲裁裁决被仲裁地的法院所撤销,则该裁决已经不复存在,因此不能得到执行;另一派则以SIAC主席Gary Born先生为首,主张“支持执行方法”(Pro-enforcement Approach),认为《纽约公约》的初衷是鼓励而非拒绝执行,即使一项仲裁裁决被撤销,被申请执行的法院有自由裁量权决定是否执行。Ware先生认为,“地域性方法”意味着仲裁裁决一旦被撤即不复存在,对其支持的理由是:这样可避免许多后续问题的出现,给当事人一个可预见性,也是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现,因为当事人对于仲裁地的选择,其实就是对给予其仲裁裁决司法监督的法院的选择。

而“支持执行方法”旨在鼓励各国对仲裁裁决的执行,原因在于这是《纽约公约》的初始目的。同时,依照该公约第7条的规定,公约本身不影响当事人在其他有关仲裁裁决执行的双边、多边协定项下的权利。这从一个侧面证明,法院不能根据公约一锤定音地拒绝执行。在这一派的支持者看来,“支持执行方法”真正体现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因为当事人既然选择了仲裁而非法院来解决纷争,当然希望裁决能够执行。在进行精妙解析后,Ware先生进而提出问题,鼓励大家选择任一派演绎自己的见解

两位嘉宾的精彩讲座结束后,石院长对两位嘉宾的演讲表示感谢并做了简要点评。她特别提及,两位嘉宾的讲座一个公法层面的主题,一个则涉及私法层面的讨论,互为补充,共同展现了目前国际经贸法领域的热点问题,高度契合我院的专业特色。之后,活动进入问答环节。在场师生踊跃提问,气氛热烈。石院长请Reade女士谈谈在美国国会在是否批准TPP的各种考虑中,中国因素起何种作用,特别是针对奥巴马总统一再警告不能让中国书写国际贸易规则的情况下,对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潜在竞争以及亚太自贸区(FTAAP)建设中的未来引领地位有何看法,并问Ware先生是否可以举一些仲裁裁决被撤销但仍得到执行的先例,供大家进一步学习。高西庆教授给Reade女士的问题是,美国希望建立的国际贸易新规则以及其近年来主谈FTAs的行为,是否会将世界重新分化等。清华法学院的杨国华教授则请教Ware先生,仲裁地法院是否可以作为《纽约公约》第5条所指的主管权力机关?薛源教授针对纽约公约第5条的理解及相关问题与Ware先生进行了交流。在场学生也积极提问和请教,彰显我院法学教育的国际化水平。

 

(嘉宾提问:从右至左为高西庆教授、杨国华教授、薛源教授)

 

(学生提问)

面对这些专业性与现实性高度融合的诸多问题,两位嘉宾运用其敏锐思维进行了睿智回应,赢得了全场听众的热烈掌声。联合讲座在大家的意犹未尽之中圆满落幕。石院长代表法学院向两位嘉宾赠送礼物并再次表示感谢。参会教师与嘉宾一行合影留念。

 

(合影留念)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