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大法学学科创建40周年系列活动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王承杰秘书长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学科创建40周年传承发展大会上的主旨演讲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王承杰秘书长

 

各位嘉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中午好!

    金秋10月,春华秋实。我很荣幸参加这个会议,代表贸仲对法学院40年表示祝贺,作为校友,也为我们法学院的成绩而自豪。

    刚才许多老师、领导对我们学院建设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法学院为中国涉外经贸法律人才的培养确确实实作出了非常独特的贡献。我要说的是,贸仲的发展跟法学院发展也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基于这么一个过程,在中国涉外争议解决领域,特别在仲裁发展领域,处处都能看到贸大法学院的身影,这也是贸大对中国涉外法律事业作出的特殊贡献。

    石院长让我谈谈中国改革开放与争议解决机制的构建,我感觉这个题目太大,因为时间问题、能力问题、知识问题,我想就从一个小的方面谈谈建设情况,跟大家分享。

    如果以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为轴线,我国经历了从法律制度缺失、到法律体系的形成、再到法律体系进一步完善,从以法治国到依法治国到全面依法治国这样一个历史演进的进程。在这个过程中,相应地,我国的争端解决机制经历了从一元诉讼解决机制到诉讼、仲裁、调解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并行,再到近期最高院所建立的国际商事法庭,推动诉讼与调解、仲裁有效衔接,致力于打造一站式的争端解决平台的过程。为什么有这么个发展过程?到底有什么积极的作用?我相信大家从这些年来特别是近几年的实践也能看出来,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可以满足不同的争议解决要求,实现各种救济模式之间良性的互动,能够从整体上提高争议解决的质量,实现当事人意思自治,真正达到定纷止争的目标。

    其中仲裁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历经从鲜为人知到国际广泛认可的发展过程。总结发展经验,分析下一步如何构建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在今年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历史关键点来看应该讲非常有意义。

    下面结合贸仲这40年的发展来谈。为什么结合贸仲40年发展,贸仲的发展史实际上是中国仲裁的发展史,从它的发展能看出我国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进程。贸仲1956年成立,50年代初贸仲设立的时候,实行第一部暂行规则,也就是吸收借鉴当时国际上仲裁通行做法确立的原则,我念出来,大家看看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当事人意思自治,专家裁判,独立公正,一裁终局。那是中国解放以后1956年前后的几年时间,一裁终局,专家裁案的原则在当时时代背景下就确立下来,而且我们规则里规定允许外国相关公民在贸仲案件中作为他们国家当事人代理人。这个原则在那个时候填补了我国涉外纠纷解决制度的空白,也帮助中国突破西方的封锁。这是贸仲在仲裁争议解决机制融入国际化方面建立的机制。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外商投资的增多,知识产权的引进等等,贸仲案件收案范围、案件量、案件性质有大幅度突破和提升,作为唯一一家专门处理涉外纠纷的机构,应该讲贸仲通过自己的纠纷解决极大的促进了我国的改革开放。贸仲的发展,当然也得益于我国经济的发展。

    另一个方面,谈一下与《纽约公约》的关系。《纽约公约》在国际仲裁发展方面具有奠基石的作用。大家可能不知道,《纽约公约》之所以在现在能够在中国发展,贸仲也是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上世纪80年代初,为促进中国加入《纽约公约》,时任贸仲秘书长组织人进行研究,及时的向国家相关部门提出要求申请加入《纽约公约》相关的建议文件,使中国1986年加入了《纽约公约》,应该讲一方面促进了中国仲裁的发展,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对国际仲裁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在这个过程中,贸仲一直以来注意学习借鉴国际先进做法,同时,也立足中国的具体情况,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经验,比如仲裁与调解相结合,1994年第三部规则就将此规定下来,短短条文奠定了我国仲裁与调解相结合的理论基础与实践依据,这是贸仲的首创。后来被仲裁法所吸收,成为中国民商事争议解决制度的一个重要特色。这个制度最初是被西方所反对的,现在普遍被他们接受,回过头他们讲这是东方经验,是贸仲对国际争议解决的一个重要贡献。

    《仲裁法》的制定和颁布也是中国仲裁领域标志性的事件,人大法工委反复多次到贸仲进行调研,贸仲长期的涉外仲裁实践,包括仲裁与调解相结合的这种做法,为我们《仲裁法》所吸收,可以说这也是贸仲在争端解决领域方面作出的贡献。

    改革开放40年,贸仲始终是围绕国家经济改革开放和发展,围绕国际经济的发展,紧跟争端解决前沿问题和任务,不断进行调整,我们颁布了九套规则,总的来说,要致力于构建更加现代化、国际化的仲裁、调解等多种争端解决机制。去年我们颁布了《贸仲国际投资争端仲裁规则》,这是世界上第三部专门规则,填补了空白。另外,我们制订了贸仲香港的指定机构规则,我们颁布了第三方资助指引,引起社会上热议,贸仲第一次搞指引,而且在规则里面加以制定,理论和实践上居于国际领先地位。另外,专门成立调解中心,颁布了调解规则,要放大我们调解功能,提供多元争议解决服务。

    提一些建议或者看法。第一,中国既要做大我们的仲裁,也要做强我们的仲裁。基于这种情况,作为贸仲,作为国家队,要发挥我们的作用,要开启由数量追赶转向质量超越的新阶段。第二,要加强理论研究,做好新制度落实工作,包括投资争端解决领域工作,任务很艰巨。第三,积极构建多元化争端解决机制,推动仲裁与调解、诉讼有效衔接,帮助和支持最高院多元国际商事法庭里一站式争议解决平台的建设。第四,重视国际商事仲裁人才的培养,在这方面加大力度,我认为我们贸大做的很好,从首届贸仲杯开始一直都派代表参加,我来之前了解一下,贸仲杯下个月开始,已经扩大到56支代表队。贸仲在人才培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是远远不够。

    回顾贸仲的发展史,一方面得益于国家的改革开放,另一方面,我们如果能够提供高效的、公平的争议解决,也能够促进国家的改革开放。所以,我们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希望贸仲与在座的嘉宾一起共同谱写新时代仲裁界、法学界的发展新篇章。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