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专题>校友专题

校友专题


玫瑰香 法国红——访85届本科、88届研究生校友、法国基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李华


 

她的历程可以用“波澜起伏”、“瑰丽多彩”来形容。她,16岁上大学,本科毕业时成绩列外语系全年级第一,被保送本校法律专业硕士研究生。贸大七年,法语出身的她,毕业后事业实现几年一次跨越:先到经贸部就职,后调入新成立的国家经贸委,作为政府官员亲历了中国外贸和国企改革的风雨历程;随后,她又飞越到法国行政管理学院,跟着上诺曼底省省长远赴“偏远法国农村”作深度考察,不失时机地向法国人宣传中国的改革开放;归国十二年,她在法国律所干起了自己的“正业”,成为合伙人,一边又回到母校攻读了在职法律专业博士学位。三十年的事业历程和多彩的人生阅历,令人联想到由晶莹的“玫瑰香”酿造成独一无二的醇厚的“法国红”的过程。她,就是李华校友。

 

李华校友在法国里尔参加反倾销核查(摄于2004年)

1、法语至法律 七年写瑰丽

1981年,李华考入北京外贸学院二系。她从小生长于军人家庭,跟着父母走南闯北,从瓯江之滨的温州,又到南陲边寨小镇广西友谊关, 再到三大火炉之一的武汉, 却丝毫没影响她学习优异,中学时考入省重点武汉市外国语学校学习法语,跳级提前一年参加高考, 当年全国大学的录取录4%,作为涉外院校的北京外贸学院当时招生的男女生性别比例为7:3。她进大学时年仅16岁。

 

大学时代旧照(左一为李华)

 

大学时代旧照(左二为李华)

她的大学时代是一幅浪漫生动的画面:八十年代,一个崇尚理想主义的年代,大学生们简单而单纯,每天六点多起床后在校园读书,遵守校规不谈恋爱,尽管青春的萌动是“规”不住的,她不时收到男生悄悄塞来的小纸条;集体活动多,大到国庆35周年天安门广场的集体舞、全校篝火晚会,小则周末舞会或公园郊游;她释放着激情和热情,被选为外语系(二系)团支书;辅导员罗世鹏,一位有思想、有魄力、敢于创新的青年老师,组织学生搞了不少大型集体活动,后来调入团中央;她当时还与北京其他高校自发成立了法语联谊会,满怀激情地组织了第一届法语歌咏比赛和第一届法语演讲比赛等至今仍为当年法语学生津津乐道的大型活动,著名歌手刘欢当年就参加了第一届法语歌咏比赛,以一首自创的法语歌曲《Amour》脱颖而出,荣获第一名并得到法国一周游的嘉奖。现任驻法国的公使参赞刘海星、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江广平、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的秘书兼外交部副司長孙功谊均是当年联谊会的核心人物,他们四人被称为 “小四人帮”, 他们至今仍保持当年那份友情;暑假她不回家,泡在图书馆里通读世界文学名著,雨果、巴尔扎克、福楼拜、莫泊桑、卢梭等文学泰斗陪伴她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她积累着知识,收获的是修养;假期里她还协助国际旅行社给法国人当起导游,走遍大江南北,练口语;开放气氛是贸大的一大特色,这里学风好,法语系老师都很敬业,她至今对一些老师的话仍记忆犹新:我们需要站在巨人的肩上读书,但又要不唯书,不唯上,只为实;李平沤先生那时已经翻译了卢梭的《爱弥尔:论教育》;她常到任婉筠先生家,任老师,一位知识渊博且极具内涵的女教授,一件洗得褪了色的旧中式青衫却无法遮挡她浑身散发的优雅和魅力,神似绝世才女林徽因,聆听任教授聊天对她是一次次的精神滋养,从任老师身上她明白女人真正的魅力是来自内在;由于底子好,她获法语免修二年的资格,她开始专攻英语,她的英语水平很快就与英语专业的同学拉齐了;1985年本科毕业,她开始准备考研,喜欢挑战的她问别人:“什么专业最难考?”答:“法律最难。”她说:“那我就考法律!”她开始了紧张的考研准备,那时考研远不如今天这么时髦,多数学生都希望迫不及待离开学校,可以赶紧赚钱,而她却做了不同的选择,最终她得到了被保研的资格,于是她踏踏实实地去广交会实习了……

她的专业从法语转向了法律,她的青春圆舞曲从浪漫的法语转变成严谨的法律。当别人问她为何二十几年前会选择法律,她戏言:学法语的人过于浪漫,所以需要用法律这根准绳来约束一下。1985年,贸大国际经济法系成立后招收的第二届硕士研究生招生仅六人。她的同学王雪华来自国际贸易系,任班长。案例分析课时,李华与王雪华经常展开辩论。有趣的是,毕业若干年后,在商务部的反倾销会上多次呈现了当年的“二华交锋”,唇枪舌剑,再燃硝烟。他们的研究生时代,中国法律建设刚刚起步,人才匮乏,他们偶然加入其中,很有前瞻眼性。而当年动员她一起备考的一位优秀的女同学中途放弃了考研,却把她推上这条荆棘路,让她成为这个优秀人群中的一员。与法律系首届硕士生不同,他们没能出国实习,然而他们也是幸运的:国际经济法界赫赫有名的沈达明、冯大同两位教授同时亲自给他们上课,所用课本多是外文原版教材。非常巧合的是,解放前获得巴黎大学法学博士的沈达明先生曾经在贸大教授法语。从法语到法律,她与这位著名导师至少在这点上有了相似之处!当时学校还聘请了不少国外大学的法学教授。他们虽在国内上学,课程内容却与国外法学院其实已经初步接轨,这正是当时贸大法学教育的开放性和前瞻性。她是社会实践的积极参与者,她利用暑假为世界银行到青岛、深圳、珠海和广州等地进行专题调研,还写出十几页的调研报告,给本科生、到云南、海南、河南、武汉等地给外贸中专的学生授课,这些实践经验对她日后的工作大有裨益。

2、部委多磨炼 改革步履艰

1988年夏,李华研究生毕业。当时沈达明先生居然是以扔骰子的方式决定她的去留。在九年里,她先后在外经贸部和国家经贸委工作。她今天仍然觉得当时到部委工作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让她拓宽了视野,使她能够在一个很高的起点开始事业的起跑。

 

研究生毕业照(摄于1988年,二排左七为李华,前排右六、右七为时任副校长郭进宝、研究生部主任杨乃钧)

刚到外经贸部,正值外贸机构改革。她参与了许多外贸体制改革方案的制定工作,还参加了周小川领导的青年学者研讨会,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活跃在外贸改革的最前沿。她主要负责几大外贸公司的纺织品、化工、原油出口业务的宏观管理,她亲历了外贸体制改革和国有大中型外贸企业改革的几起几伏,她也从管理者的角度接触到外贸业务,而这些知识她过去只在书本中读到过。几年的机关工作,苦乐参半,复杂的人际关系和论资排辈使她也经历了不少挫折和磨砺,她从此变得不再那么锋芒毕露,鲜明的棱角被现实磨平了不少,但却没有改变她内心的那份执著。

1993年初,她正式调入由朱镕基掌管的新成立的国家经贸委。这里给了她更宏观的视野和更大的发挥空间。她亲历了诸如出口退税、解决困扰外贸企业多年的粮食拖欠款等一系列对经济、贸易全局有重要影响的政策制订,还积极参与了入世谈判的国内方案总协调和APEC经贸高官会等重大国际交流活动。她在这里的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概括:游刃有余。她的文字功底在这里得到最大发挥,她的政策协调能力更是在工作中不断提升。她作为“笔杆子”起草了一系列重要会议领导人的主题报告,包括为朱镕基起草会议讲话稿,至今她还珍藏着当年的底稿。在这里,她最强烈的感受是中国改革的步履阑珊,因为任何一次改革都会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而她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朱镕基同志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之严格近乎苛刻,甚至连报告中标点符号都不放过。有一次,她因在校对报告时有几个错误的标点没校对出来,就被狠狠批评了一通。因工作出色,她被提拔为出口处副处长,这年她年仅29岁,被称为“年轻的老干部”。

3、法国乡下跑 农妇问小脚

1997年,研究生毕业又当了九年中国政府官员的李华决定出国留学。她参加了法国行政管理学院国际学生的入学考试。把搁置了十年的法语重新拣起来的她,当时唯一可收听到法语广播是北朝鲜广播电台,又到法国使馆借了几张法文的《世界报》,仅复习了一周就上了考场,而她的成绩竟在那年中国所有考生中名列前茅。

她到法国后最感意外的是,这所培养法国最高级别行政长官的学院与中国大学的教育理念相差甚远,甚至有些程序都是截然相反的,比如:先实习后上课。她的实习任务是给上诺曼底省省长当助理。三个半月的实习,她有了一次求之不得的深入了解法国社会的大好机会。她每天跟着省长四处奔跑,政务的开放性让她吃惊,省长的各种决策和会议从不回避她这个外国人!

她曾陪同分管治安的副省长到治安敏感地区(据说危险到烧警车的地步)解决北非移民难题,还到法国偏远农村解决农村青年人就业问题,她置身法国农民当中直接与他们对话。有趣的是,她发现农民们不断地打量她的脚,有些尴尬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中国女人不是都裹小脚吗?你的脚怎么这么大?”她听后真是哭笑不得。还有农民问她:“中国男人还有留大辫子的吗?他们是不是还可以像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可以娶好几个老婆,妻妾成群?”她当时真的没想到中国对法国人是如此的陌生和遥远,于是她借机在上诺曼底省举行了多场专题讲座,给法国人介绍今日中国,介绍中国投资法律环境等,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她的介绍,法国人颇感兴趣,就连平时对她“不屑一顾”的省长大人也开始对她另眼相看了。省长后来跟她交流对中国的看法,他问她:“你认为中国女性地位怎么样?”她回答:“在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噢。比如,中国女人结婚后不用改随夫姓,而且生了孩子还继续工作。”她还开玩笑说从这点上法国女性的地位可能还不如中国妇女呢。她无意间扮演了民间大使的角色。后来这位省长成了她的忘年交,对中国文化发生了浓厚兴趣并开始学中文,还能用中文抄写诗歌送给她,并专程来北京进行了实地考察。

在法国上诺曼底省的实习中,她为这里的美景和环境所陶醉,美妙绝伦的景色和光怪陆离的光线使其成为印象派画家的发源地。她更感叹法国农村的先进与发达。法律专业出身的她,在那里看到的是健全完备的法律体制与经济发展的关联度。她看到土地整治法无处不在,乱砍乱伐、乱捕乱猎都被严格禁止,法规精细到老百姓进山采蓝梅一次不能超过几公斤的程度。她感慨,国家的差距其实更多地体现在农村之间的差距。同时, 她在法国也切身感受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执法体系。一次她陪省长夫人去中国古董拍卖会,由于时间紧,停车位少,省长夫人吃了一张罚单,搞得她有点沮丧,但一路上却叮嘱她别告诉省长此事,免得挨批。

 

法国实习时饯行晚会(摄于1998年,右为上诺曼底省长,李华身后立者为秘书长)

实习结束后,李华开始正式上课。在这所培养法国社会精英的学校,每个年级只有一百来名学生,其中外国学生占到30%,并且来自三十多个国家,他们这届中国学生只有2名,另一名来自外交部。开始时,法国学生骨子里瞧不起中国学生,她通过自己的实力让他们看到中国学生的“与众不同”,获得五、六十名同学一起为她开生日派对的殊荣,不少同学赠她如下溢美之词“你是中国派到法国行政管理学院最好的代表”。

在校期间,学习负担极重,她的每个周六都是在模拟考试中度过。一次模拟考试往往要持续六小时,只有五、六分钟时间啃啃面包,喝点水稍作休整。测试题都是实战性的。比如:如何制定拯救法国航空公司的经营亏损方案?根据其财务报表,各部门的意见、各方面的新闻报道以及内部信息多达一百多页的各种材料,在六个小时内给总理或交通部长撰写一份报告,提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或以总理或部长的名义给市民写一个施政方案;或以女性司法部长的身份到监狱看望监狱犯并提出如何解决监狱犯人的待遇问题;或草拟一份法兰西共和国几号令;或以反对党的角度指出现执政党的的种种弊端,还要在当地电视台记者模拟采访中锻炼即兴演讲的才能等等……她虽然从小学法语,但要达到这个高度却也非常不易的。考试为10分制,开始时她只有3分水平,她只有擦干眼泪继续苦学。她经常学习到凌晨两、三点钟,平时同学见面连打招呼的时间都给省了。毕业时,她所有科目平均分超过7分,不少功课还得了满分的好成绩。魔鬼式训练,就连法国同学都难以承受,更不要说像她这样的外国学生了。这种应用型为主的教育体系,师资也有相当部分来自社会各界精英,大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包括各地省长、欧盟官员还有著名政治人物等。她在这里最大的收获是全面了解了法国行政管理的精粹并提高了其实际解决处理问题的能力。

4、京城当律师 转身读博士

1999年初春,李华从法国行政管理学院毕业。她若留在巴黎可过一种比较安逸的生活,但她经过深思熟虑后决意回国发展。回到北京的她有多种出路:回到机关继续仕途之路;去在华的各大国际跨国公司;去国内律所,或去法国在华的律师所。她不希望过那种一眼就能够望到底的生活,想换一种活法,她最终选择了后者。法国基德律师事务所,是法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拥有九十多年历史。她直接找到当时负责合伙人阎兰女士,虽然素昧平生,她们聊了半个多小时,阎兰就拍板决定要留用她了。

她接手的第一个项目是法国电信的减资项目,当年她就差点到这家公司供职,真的没想到又续前缘了。律师工作既是高度脑力劳动也是体力劳动,通宵加班是常事。但这也是一项极富挑战性的工作,因为每个项目都是全新的,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的案子,就象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她曾参与商务部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首例对美国钢铁保障措施应诉案;曾代表法国最大化工企业应诉中国反倾销案;曾代表法国农产品企业应诉中国第一起反补贴案;并在世界最大水务公司-威立雅公司、道达尔公司、意法半导体公司、罗地亚、阿海珐、乐华梅兰、嘉士伯等各大著名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及后序法律服务中倾注了心血,有的项目谈判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仲裁官司一直打到洛桑。

十多年的法律顾问工作,令她长期处于紧张疲惫状态中。她却保持着干练和智;然而与当年在校时和在国家部委时不同的是,她已经从“最年轻”的转变为资深者。她形容自己的状态是:行驶于快车道,开的却是一辆旧车,后面的车催你,你不能不往前疾驰。她要求自己不断学习,不断充实和完善自己。对她来说,人生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在处理一起仲裁案时,母校法学院院长沈四宝教授成为她聘请的专家证人。沈院长建议她回校读博士。2005年,她考取对外经贸大学在职博士研究生,沈四宝教授成为她的导师。她是这样评价导师的:他的性格,有股率真劲儿,像个“老顽童”;他的课,理论与实践结合紧密;他的精力极其旺盛,在各领域均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属于跨领域的复合型人才。她说沈老师的记忆力超强,她上本科时,沈老师曾经教过她《公司法》,但多年之后,沈老师和她一见面马上就叫出她的名字,并戏言她是“中国的犹太人”——温州人。

在职读博相当不容易。四年间,她把所有的周末和年休假都用来上课和准备论文了。答辩结束后,她终于撑不住了,大病一场,累得咳嗽整整四个多月,真像是脱了一层皮。事业学业上都很要强的她,很遗憾没有拿出更多时间读书。她说,如果能再多一点时间,她的论文质量会更高。攻读博士学位,让她在专业上再次充了电,特别是让她可以站在老师们的肩上对中国法律现状和发展有了更深入和系统的了解。充了电的她更自信地投入新的挑战。

她奔波在事业的路上,但这并不妨碍抽暇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一点随笔。丰富的人生在她的笔端得到升华,心灵在思绪的流淌间得到陶冶。她这样概括她的价值观:“幸福,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幸福,是一种内心感受;幸福不是人云亦云,更不是攀比。”她崇尚自由,她认同法国文化精髓中有一个思想:“思想是有翅膀的,谁也不能禁锢它的飞翔”,只有人的思想自由了社会才有发展。法国的发达曾让她受到强烈刺激,她想:在这个国度(国土只有55万平方公里,人口仅有6500万),是什么力量让每个人发挥出自己的创造力和能动性的?中国的差距究竟在哪里?GDP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吗?我们的人均GDP何时才能与发达国家拉齐?什么才是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增长和老百姓有品质、有尊严的生活?我们离法治社会还有多远?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如何平衡,经济发展和道德水准如何取得同步?中国人这三十年是否因跑得太快而把自己的灵魂遗失了?

 

李华回母校时与丁衡祁教授(中)、马国芝老师(右一)合影(摄于2011年)

1981年至今,李华与贸大结缘三十年,她称自己是土生土长的贸大人;三十年中她居然有10年时间与贸大朝夕相处。她说:“我能在这三十年间完成一次次事业的转轨和跨越,横跨政府机关和私营企业的两大领域,并在国际国内两个舞台翩翩起舞,正因为当年在学校打下了坚实基础,一方面是外向型兼复合型的知识结构,另一方面是开放的视野和国际化的优势。这是贸大人的骄傲,这一知识结构和理念,让我们不论走到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很快融入其中,并能够彰显自己的优势,这也是我们区别其他学校的特质。”她说:“我从来都为自己是‘Made in UIBE’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