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专题>校友专题

校友专题


理想变奏曲——访85届校友、宝洁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 仇中强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619112.jpg

 仇中强与宝洁公司全球董事长兼CEO 雷富礼先生在一起

 
        仇中强,1960年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1976年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1978年进入当地中专学习英语,毕业后留校任教;1981年考入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外贸英语系(一系),曾任校学生会主席并被连续四年授予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干部称号,1985年毕业时放弃香港华润公司,选择到外经贸部工作,1986年被派到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法学院攻读法学硕士学位,1987年底学成回国,1989年初辞去公职自费赴美攻读法学博士学位,留学期间,先后获亚太奖学金和院长奖学金,1991年到1994年在美国芝加哥和檀香山国际知名律师事务所做律师,现为美国夏威夷州,哥伦比亚特区,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和美国国际贸易法庭执业律师,美国律师协会会员,1995年1月起加入宝洁公司,任香港宝洁有限公司高级法律顾问,美国宝洁公司高级法律顾问,宝洁大中国区法律及公司事务总监,现任宝洁亚太区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

仇中强,一米八的大个儿,性格开朗阳光,为人坦诚随和,有感染力和领袖天赋。他上大学是三好学生、校学生会主席,到美国是优秀律师,到宝洁公司又是该公司目前职务最高的中国人。对国家、社会有所作为,是他的人生理想。毕业二十多年来,他经历了不同的事业阶段、岗位和身份,他追求理想的形式有所不同,但他追求理想的激情却是始终不泯。确立远大理想,并且执著地追求,就是他成功的秘诀。

1、早年阅世不平凡

        仇中强出生在一个法律工作者的家庭,他的父亲多年在齐齐哈尔区法院工作。1966 年“文革”爆发后,刚上小学的仇中强曾随父母下放讷河乡下。高中毕业后他与来自上海、北京、天津的知识青年一起下乡插队,立志扎根农村干一番事业。因为表现突出,能吃苦,工分挣得高,半年后他被选为青年队长、民兵连长,还是《齐齐哈尔日报》通讯员。被树为邢燕子式的知青模范。他的吃苦耐劳特别受农民欢迎,被认为是未来县市领导的苗子。

1978年,他进入英语中专学校,因学习和表现俱佳而被推举为班长、校学生会主席。中专毕业后,20岁的他当了两年英语老师,为英语教学薄弱的当地学校培养英语师资。他教的40多个学生都是在职的中小学教师,年龄都比他大。这时他一心要考大学,但当时的国家政策要求须任教两年后才能报考。不过,两年的英语教学为他打下了扎实的英语基础。

高考时,他的英语考了九十分,总分也很高。填志愿时,父亲和老师都建议他填报当时最难进的北京外贸学院。他自信地将外贸学院填为第一志愿,第二志愿是北京大学西语系,第三志愿是北京外国语学院。

他以第一志愿被顺利录取。经过五年准备的他显得更加成熟,一到学校就协助学校为其他新生安排入学事宜,同学们还以为他是老师呢!开学典礼上,他代表全校新生讲话。代表外贸部领导讲话的是部长郑拓彬同志。巧的是,四年后的毕业典礼又是他代表毕业生讲话,又是郑部长代表经贸部给即将走向工作岗位的毕业生们提出希望。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430373.jpg

从东北小城市走出来的仇中强,从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起便为自己制定了长远规划:做最好的学生,做学生会主席,加入全国学联,毕业后到外贸部,将来代表国家出使各国,当参赞、当大使。根据这一规划,他在努力学习的同时,特别热心于公共事务,积极参与各项活动,很快就与团委、学生会的干部,甚至系和学校的领导们熟悉了,校园各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在校期间,他先后任年级大班长、系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副主席、主席。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1752358.jpg 

上图:1983年,外贸学院81级部分学生干部与院系领导在西山植树时合影。后排左三(最高的)是仇中强, 前排中间是孙维炎副院长和一系(英语系)齐德普

那时大学生们思想活跃,关心国家命运,很有国家主人翁的责任感。学生会为同学们提供了释放思想和激情的广阔舞台。举办了:讲座、论坛、研讨会、文化专题讲座、英语演讲比赛;请来了郑小瑛、李德伦、启功、范曾、姜昆等艺术家以及政界、经贸界高端人士。在有北外、国关、国政、二外等各大外语类院校参加的首届首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中,我校一系同学荣获第一名。在校外,他与北京各大院校的学生会主席们也形成另一个社会圈子,还多次去中南海参加全国学联讨论会,交流大学生思想动向。1983年,他参加了全国大学生联合会在山东长岛举办的学生会主席社会考察,各部委所属的大学生们都特别有政治激情。受到他们的感染,仇中强也把将来的理想由当大使修改为当部长。暑假,他和学生会的同学还去青岛实习,并采访了当地外贸公司的校友。

他乐于助人让人,愿意牺牲,有理想,胸怀大志。每遇大型活动,他负责安排,对外联络,请乐队,租场地,同班、同宿舍的同学也支持他,散会后帮他收拾会场。学生会的工作占去了他许多时间,但锻炼了他的领导和组织能力, 同时他的各科成绩都在八九十分以上。

2、一九八四故事多 

故事之一:学校更名

1984年9月,“北京对外贸易学院”更名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这年,校学生会主席仇中强亲历了这一校史的重要过程,并和后来的夫人姜丽在其中分别承当了重要角色。

我校是国内最早引入西方经济学、管理学理论的高校,外教多,本校教师中许多拥有国外教育的背景,一些外国高校也很看好这里学生们的国际化知识和视野。但随着学校与国外交流的日益频繁,校领导和老师们发现,“学院”一词的英译“Institute”在英语中常被解释为协会、学会、专科大学等,会出现对外交流的误解和不对应。为此学校上下就更名一事进行了多次讨论研究。作为学生代表,仇中强也参加了讨论。会上,一些人提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这个校名,它与当时的对外经济贸易部相对应,但“对外”一词在英文翻译上不太舒服,于是英文用了“国际”一词。当时,学生们对更名的反响也很热烈,大家很兴奋,因为“大学”比“学院”的地位高。

教育部和经贸部有关更名的批复下发学校后,又是仇中强跟着校领导和老师一起去地处东单的经贸部取回的这一重要批复和陈云同志的手书校名题词。

换校牌仪式非常隆重。仇中强回忆:“当时学校敲锣打鼓,我和学生会秘书长举着新校牌跟着校领导一起前往学校南门。这时,孙维炎校长可能觉得我们两个男生在这个喜庆的仪式上承当举牌的角色好像不太理想,忙对我说:小仇,去再找两个女生来帮助举牌。我赶忙去找人。正巧,我同班女生、也是我后来的夫人姜丽和同学戴月正在宿舍,就被我临时抓了个差,她们没来得及换上更漂亮的衣服,就跟我跑到了校南门。当时照了不少照片。这样,姜丽和戴月的身影永远定格在学校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了。”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2443560.jpg
“学院”更名为“大学”,85届英语姜丽(左)与戴月(右)负责举牌

故事之二:国庆练队

在仇中强的记忆中,1984年的时间显得特别长,因为故事太多了。那年是国庆三十五周年,北京外贸学院全体同学参加了国庆大典仪仗队。从五十年代直到“文革”前的1965年,“贸院”一直是国庆天安门紧跟在军队方阵后面的第一个方队,这是多少年里我校师生引以为自豪的荣誉。

仇中强记得,1984年学校没有放暑假,两个月时间里,烈日暴晒的操场上,一列列的学生在练正步走,他自己就为此走坏了好几双鞋!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153462.jpg

国庆典礼那天,贸大方队在正步走过天安门城楼之前,伫立于历史博物馆前广场接受检阅。仇中强站在第一排,小平同志的检阅车从他眼前驶过,他看得很清楚。

“十一”晚上,仇中强还带领几百名同学参加了天安门焰火晚会。他们伴着《阿里山的姑娘》等音乐不停地跳着集体舞,位置是在人民大会堂附近。 

故事之三:广交会实习

还是1984年。10月中旬,仇中强和一系毕业班的部分同学们一起乘上火车前往广州参加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实习。这是他第一次去广州,也是生平第一次坐卧铺。整个车厢都是同学,除了一系,还有少量二系(小语种系)的同学。36个小时的旅程, 一路笑语,一路歌声。

一系总支书记齐德普老师和仇中强是领队,二人同住在东方宾馆一个大套房。仇中强负责学生的陪团分工和亲自陪同马来西亚商务部长,一个贵宾。这一实习让他开了眼界,锻炼很大,看到了外边世界的精彩。

故事之四:恋爱浪漫曲

1984年还有一件大事:仇中强正式与姜丽恋爱了。从他们进入大学起,学校就规定:学生不许恋爱。此时,他们虽说已是毕业班,但仍是“恋爱不能说”。他们的交往采取了“地下活动”。他俩从入学第一天就是同桌,姜丽生于1964年,小仇中强4岁,山东烟台人,学习好,性情文静。但那时怀着宏大志向的仇中强有许多事要做,面对魅力女生也丝毫失控制力。即将毕业了,恋爱才应时而生。小姜身材高挑,相貌出众,温柔善良。特别是四年同窗,他们相互熟悉,非常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114965.jpg 

姜丽漫步于雪后校园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95822164.jpg 

上图:85届英语部分女生在校门合影。后排中为姜丽

毕业后,他们结了婚,如今共同走过了22个春秋,走遍了世界各地,在美国先后生下儿子和女儿。他们的家庭和爱情可以用美满二字概括。仇中强丝毫不掩饰他的满足感:“人到中年,我们的感情却是越来越好。孩子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但周末我俩会找个特色小餐厅,单独聊上一两个小时。我们有说不完的话。能在经贸大学相识、相知和相爱,是我们的幸运。”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98141.jpg
仇中强、姜丽校友夫妇

3、出国跨入律师界

当年毕业生都是国家分配,基本不存在个人意愿。但仇中强却比较特殊,他凭借优秀的表现被赋予了“择业”的权利。仇中强毕业的1985年,香港华润公司第一次直接从应届生中招人,名额只有三四个。华润当时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总代理,职工的收入和待遇比国内高几倍,自然是贸大毕业生们的首选单位。但此时的仇中强满怀政治抱负,对公司、对赚钱都不感兴趣。然而华润却看中了他,并同意把他的女友姜丽也一起招去。仇中强最终还是放弃华润,选择了经贸部。他的选择在人们看来不合时宜。那时,部里和各公司多少人在排队等着去华润,他却主动放弃华润。他高兴地与姜丽双双到了部里。当时,一位部领导对他说:你很有名气呀,部里有计划要重点培养你。他在技术司综合处工作。他的法律生涯也始于这里,这个处专门负责技术引进等方面的法律条例和法规。他8月上班,11月就出了国,而且是一个人代表中国政府到印度孟买参加联合国技术贸易会议,很是令人羡慕。

紧接着,又一个幸运来临:仅工作半年的他,就被部里指定派到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攻读法学硕士学位。而这时的他只想好好工作,还没想到出国深造呢。考托福他得了六百分,面试也很顺利。

美国一年半的学习在给予他法律专业技能的同时,让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理想与职业发展。他看到美国政界大多数官员都拥有法律专业背景,他感受到中国与美国法律制度的差距,他体会到以案例教学为主的法学教育的先进。法律吸引着他,他觉得一年半还没学够。但是学业结束后,他仍按时回国工作。1988年,妻子姜丽也被伊利诺斯大学法学院录取, 并取得了法律硕士学位。1989年初, 仇中强自费赴美与夫人团聚,决定回到法学院继续读书。他于1992年取得法学博士学位,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之后,他在风景秀丽的夏威夷加入了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该所的业务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他先做诉讼业务,然后是做房地产、保险和人身伤害索赔等法律业务。

仇中强接手的第一个案子,是一个从多伦多到夏威夷檀香山旅游的家庭儿童的受伤索赔案。他们10岁的女儿在世界最著名的威基海滩游泳时被冲浪板严重击伤。他进行了详细调查后诉市政府在沙滩安全管理上有疏漏,他胜诉了。此案之后,海滩管理部门在这里立了一块牌子:“冲浪区儿童不得在这里游泳”。

他的第二个案子是到一家公司追讨欠债。此案的被告是个已经破产的房产开发公司。债务向谁讨呢?这已是个死债。 但他四处调查,终于发现被告公司有个董事是亿万富翁,他于是起诉了这个董事,对方不理,但架不住媒介的介入,提出和解。这样,本来的一大笔死债被追了回来。他又赢了,再次为律所挣到不少钱。还有几个保险大案是他跟其它律师一起做的。仇中强为此很是骄傲。

他在夏威夷的律师业务开展很顺利,太太姜丽在一家国际旅游公司做会计,那五年的生活他们过得很开心,买了车, 买了房子,有了儿子,一下进入了中产阶级。

http://home.uibe.edu.cn/mymedia/UploadFile/20071219103652838.jpg

仇中强, 姜丽与儿子女儿在一起。台湾日月潭2007.10

仇中强发现,美国律师是一个可以改变世界,改变规则,改变命运的职业。只要你看到有不对的地方就可以用法律的武器去改变它,对社会的进步贡献非常大。他至今非常怀念在美国的律师生涯,打算退休后再回到夏威夷继续做这件“改变世界”的工作。

1993年秋,仇中强回杭州参加由中国司法部承办的全球律师大会,许多中国籍的美国律师聚在一起,大家交流着有关中国最新发展的消息。他看到,国内的机会很多,而预感到中国的腾飞。十五天里,他到各地进行考察,接触的人都建议他回国或到香港发展。其中香港三大律师所之一的的近律师行就邀请他加入,条件相当丰厚。第二天他就接到了书面的入职合同。他向夏威夷律所辞职时,合伙人感到非常惋惜,以增加薪金来挽留,但仇中强的心早已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中国。确实,他的潜力很大,在当地华商会很活跃,他是所里唯一会讲华语的律师,大陆来夏威夷的省长部长都是他和州长陪的,他的价值岂止是打赢几个官司,而是多方面都在需要他。

在香港律所的公司业务中,仇中强结识了很多投资中国的大客户。一次,他代理一家美国广告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案子。之前的两个月案子都没有进展,因为中国人做事比较灵活,而美国人却要每一步都明明白白。仇中强介入后,给美国人提供了变通方式,一个下午双方的矛盾就解决了,美国广告公司以合作方式成功的进入了中国。美国人佩服地对仇中强说:“我们来北京五次,你一个下午就搞定了!”完成任务的客户却为他买好了次日回香港的机票,多呆一天要多付一天的律师费。仇中强这才想起自己是提供服务的,按小时收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4、服务宝洁十三年

在律所完成一系列投资项目后,仇中强已不满足于“服务”性的律师工作,开始希望做自己能决定的事,也就是参与公司的战略决策。担任大公司的法律顾问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这时,宝洁、沃尔普、香格里拉、和记黄浦等公司都先后向他发出招聘的邀请,像他这样拥有国际背景的中国人很受欢迎。1994年底,宝洁公司亚太区法律总顾问,一位五十多岁的美国资深律师找到仇中强,邀他加入宝洁。经过与其他几家公司的对比,他最终选择了宝洁。1995年1月他成为宝洁中国区高级法律顾问,办公地点在香港。宝洁公司是世界最大的日用消费品公司,拥有像玉兰油,海飞丝,飘柔、潘婷、沙宣、伊卡、SK-II、舒肤佳、佳洁士、渍、吉列等数百个知名品牌。

由于在大学时有过经贸知识背景,仇中强对公司的经营管理的领悟很快。因此,十三年来,他在宝洁的发展一帆风顺,他的每一个新职位的提升时间都是最短的,成为公司职业发展的明星,亚太区副总裁的位置让他成为华人在宝洁的职位最高者。

他在宝洁的不同领域——地区性的,综合性的,专业性的——得到全面锻炼。在地域上,他管辖的范围涵盖了中国、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多个国家。亚太区的经营额近百亿美元,单独就可以跨入世界五百强。他在香港的中国区工作两年后,调到美国总部工作两年,负责全球护肤品法律事务。1999年,仇中强从美国总部回到中国区总部。八年来,他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广州。他对公司全球性的生意有了了解,也让公司大老板了解了他的才干。老板对他的评价是:聪明、能干、有激情。老板坦言:中国的业务不能没有他,亚洲区不能没有他,并赞赏他从大的诉讼,收购合并,到公司策略对亚洲区所做出的贡献。他在宝洁中国的成功中发挥了作用。在公司的市场策略中也参与很多。他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信任和尊重。全球和亚太区的CEO都经常和他交流并在公司事务上听取他的意见。

仇中强非常热爱和适应宝洁公司的企业文化,仇中强对宝洁的感情不仅仅因为公司给予他的经济回报,更由于这里的文化理念。他说:“别的公司给我再多的钱也免谈,因为买不了我在这里得到的信任和发挥的作用。宝洁讲究人与人的和谐与互信,而这正是我的强项,我能把各种人拢在身边——不论是美国总部的、亚洲的、中国的,不论是老板还是普通职员。”在他手下除了华人还有日本人, 韩国人, 印度人,澳洲人等,他跟大家的关系都很好,很有人格感染力。这种领导本性和才能,可以看到当年他做学生会主席的影子,不计较一己之利,出色的组织策划才能,重视发挥各种人的作用,眼光看得远。他会在公司的高级培训中与大家分享他的管理思想,中国员工把他当成模范和典型,朝着他的方向努力。现在,宝洁全球有14万员工,都是各国最优秀的人才。在这里,剑桥、哈佛等世界名校的毕业生不计其数,大中国区的8000多人也大都出自名校,可以说是百里挑一。

仇中强还记得刚来宝洁时,中国区还没有法律部,他是法律部的第一人。当时即将退休的亚太区副总裁对他说:“你干好了,退休时也可以坐到我的位置。”仇中强确实将此定为了自己的努力目标,把每件事都做到尽善尽美,于是总能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提升,如今他已实现了这一目标。47岁的他还将更上一层楼。

2007年9月,仇中强回到母校为学生举办讲座。漫步于离别二十多年的校园,这里的一草一木,他依然那样熟悉和亲切。这里回荡着他的青春年华: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望着永远留下他夫人背影的“学院”更名“大学”的换校牌仪式彩照,他更是感慨万千,他为母校二十多年来的发展祝福。他想告诉母校:我在这里确立了理想,国家的对外开放为我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我从中国走向世界。毕业二十多年来,不管在国内国外,不管服务于中国政府机关还是外国律所或跨国公司,我始终怀着要对国家、对社会有所作为,要报效国家、报效母校的理想。今天,我希望能向母校交出的一份合格的答卷。

 

 

作者介绍:丁激中,笔名紫丁,著有《李强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夺冠之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2年),《他们从这里走向世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6年)等书,副编审,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