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专题>校友专题

校友专题


廖晖:最大的收获是体验


 

2014-12-02 史兆琨 方圆律政

本刊记者 史兆琨/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职业能够给你如此绚烂多彩的人生,也没有任何一个职业能够给你如无间道一般的沉沦和重负。”眼前的廖晖留着板寸,眼神中透露着赤诚,他将自己对律师职业的热爱用“深沉”来形容。

尽管早已知道廖晖是海南人,但是谈话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耿直和爽朗的特质分明就像一个北方汉子,他会为了不平的案子拍案而起,“你这案子我来免费代理”,也会直言现在的自己对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很容易失语。一言以蔽之,他身上集合了当下律师最应当具备的一些元素,仗义执言,为民请命,耿直敬业。

 

抱朴守拙奠定律师路

从律师助理到律师、合伙律师,再到主任律师,最后成为海南省律师协会的会长,廖晖走了十四年。

“责任感和压力都很重,在全国律协会长中,我的年龄相对来说比较年轻。”廖晖说得很保守,他没有用“最”字,不过,目前看来,他确实是最年轻的一位律协会长。“现在我身上还有一个律师行业的责任。”他紧接着用开玩笑的口吻补充道:“现在走在路上,想吐痰的时候就会想不可以,我现在代表的不是我个人,还有海南律协。”

身份在变,但是,抱朴守拙一直是廖晖的行事风格,是他传递的一种生活态度。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年那个晚上,我捧着新拿到的律师职业资格证左看右看了一个小时。”从1995年毕业到2000年,廖晖的律师职业资格证一考就是五年,不是幸运之神的眷顾,确实是一些家庭特殊因素让他一直分心,开童装店、做律师助理,出于对家庭的责任,他不得不一边赚钱补贴家用,一边背井离乡就读法律硕士学业,同时还要准备律师职业资格证的考试。

当年司法考试是在十月底,等到年底成绩出来后,知道自己没考过的廖晖在大年初一就开始拿起书本继续备战。

“现在我有两个律师职业资格证。”看着方圆律政记者惊讶的眼神,他解释道:“按当时的规定,我1999年读完法硕回海南专职做律师,律师资格可以通过考试获得,也可以通过考核获得。其实,我通过了考核,但是,内心很不服气,觉得一定要自己亲自考过才行。”在廖晖看来,有些东西得到的过程比较辛苦,才会比较珍惜,尽管他用“煎熬”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备考的五年。这些年能够坚持走到现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廖晖的自我要求比外界对他还要苛刻。

“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一块铁,被敲打得多了会变成钢,所以在我看来,钢和铁的区别就是他是否经过了反复的敲打和锤炼,人生就是一种历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任何一段经历都无所谓失败与否,只要你看待它的心态足够积极,命运之神总不会对你太差。这五年对我来说一点都没有白过。”廖晖回味着这五年带给自己的如茶一般的甘苦,“一个人要想在社会上取得长远的发展,一定要具备专业能力,这种能力要随着时间的积累含金量越来越高。这五年备考经历给我的法律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廖晖1999法硕毕业时,恰逢海南的经济低谷,选择北上广,还是回海南,看起来是很纠结的一个选择,可是他心里很明白自己终将会选择故乡海南。“我热爱这片热土,它让我有一种很深的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不只来源于我熟悉的这片山水,还有这片土地上我的亲人和朋友,而且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乡更好。”

 

媒体的法律顾问

廖晖和媒体的渊源从他毕业回到海南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刚回到海南开始律师执业的廖晖,没有什么业务,也不知道去哪找业务,他就试着打114问一些电话地址,然后寄送自己的简历给对方;甚至同学朋友结婚也会带着两盒名片去婚礼现场发。他还主动联系《特区报》,跟两个和自己同样年轻的律师,共同建立了一个律师服务团,将自己的电话公布在市民报上,来免费为市民做法律咨询,每天不分时段廖晖总会接到很多咨询电话。“休息不好也没关系,执业之初,让别人知道你和相信你很重要。”

廖晖早早就嗅到了法律和媒体的紧密联系,“在当下的法治社会,多媒体在报道一件事的时候,非常需要法律专业人士的把关和建议。”从《特区报》、《南国都市报》到《海南日报》,从平面媒体的法律顾问到电视媒体的《说法专栏》,廖晖和媒体打得火热,但是他为媒体提供的所有法律咨询都是免费的。“我觉得这是一种社会公共服务,他们提出过给我钱,但我从来没要过。”

“这些说起来简单,其实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海南日报》的记者给我发信息咨询关于‘私彩’的事情,刚刚在采访前我给他做了回复。”廖晖指着手机短信向方圆律政记者说道。

最让廖晖难忘的是做《海南日报》的法律顾问,当时面临着时间和反应力的双重考验。“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写出对新闻事件的法律剖析,有时候感觉脑袋里的东西被榨干了,写不出东西来,越写不出来越着急,越着急越写不出来。”廖晖回忆起当初的这段经历,越说越兴奋,似乎忘了上午开会又奔波至此接受采访的疲劳,“总不能让报纸开天窗吧,所以那种压力可想而知。”可是,对廖晖来说,当看到办公桌上一沓厚厚的印有自己熬夜苦思赶出来的文章的报纸时,他还是有满满的成就感。

之前,在做电视台的法律顾问期间,廖晖常常自己开车跑到电视台去接受采访,“记者和摄像都是很辛苦的,他们带机器过来太麻烦,我有时间都会自己过去。”廖晖总是对别人怀有同情心,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和面临的风险,“在媒体上的表达是有一定法律风险的,所以这种表达一定要到位、精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廖晖总能看到一件事情积极的一面,或许正是这种不计回报的乐观让他获得了很多人的信任。

 

三尺讲台带来的宁静

在回到海南的第一年,廖晖还在做着一件事,这件事让他至今说来都很享受,那就是在大学做法学院的兼职教授。从江苏理工海南函授班到海口职业经济技术学院,从海南省政法学院到海南大学,这十多年期间,几乎海南大部分的大学法学院都有廖晖的身影。

拥有律师、大学教授、政协委员多重身份的廖晖在被问到最喜欢哪种身份时,他不假思索地答道“老师”,又自己主动解释:“老师是一种很纯粹的职业,当我站在这个讲台上的时候,我看到学生们眼里的尊重,他们的这种尊重不是基于权利和金钱,而是我的法律知识。而且我每次进入校园,我的内心就会很宁静。宁静对一个律师来讲非常难得。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跟麻烦和纠纷打交道,非常容易烦躁和焦虑,所以这种宁静的感觉是我非常需要的。当我与学生交流的时候,他们总能够给我很多启迪,这种交流的过程总能碰撞出火花。”这段做老师的经历是让廖晖最享受也最快乐的时光,除此之外,律师和老师这两种不同的身份,看待同一个案件的视角也会不同,这也让廖晖觉得很有意思。

“很多时候上课就跟敲鼓一样,你用的力气和得到的回应是对等的。”这种对等让廖晖有一种满足感,似乎也契合了他认为作为律师最应当得到的是“尊重”。

正如在媒体做法律顾问一样,这十多年廖晖在法学院授课也从没拿过一分钱,他的报酬都捐给了当地的贫困生。坚持一件事情一天、一年可能很容易,但是若数十年如一日需要的就是某种信念的支撑。“当你付出汗水和努力去做一件事,一开始目的都不会是荣誉。我觉得人生最大的收获是一种体验。荣誉实际上都是转瞬即逝留不住的,只有你做的事情和从中得到的感受和体会才是你的财富,让你这辈子可以去回味。”

在“老师”廖晖所资助的学生中,有的在毕业以后慕名进入他的律所,“我们所七十多名律师中,有十几位都是我曾经教过的学生。”杨欢便是进入廖晖作为主任的海南瑞来律所的众多学生中的一位。

 

路见不平仗义执言

“廖老师的特点是仗义执言。”作为廖晖曾经的学生现在的徒弟,杨欢深知“廖老师”的个性。

“律师执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会性,接触法律行业十多年之后,你会发现有些东西会进入到你的骨髓里面,成为一种精神。比如,自由,公平,正义。真正的法律人都应当具备这些特点。当你看到社会上有一个不公平的现象的时候,你就会很愤怒,你就会想去改变它。”廖晖坦言自己也受到了儒家思想的影响,有些案件尽管没挣到什么钱,但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法治的进步,让自己内心感觉很享受,他也会做得很开心。

那是20088月份,一些自称“海南商业信用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打着“国家五部委”文件要求的名号,让多家个体商户每户交130元资信费,换取一张商业信用档案证明。

“当时这些人宣称收费是有文件规定的,不交不行,这个证明可以帮助他们摆脱工商等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查。老李就交了这钱,但是,工商执法人员来检查时,老李才知道上当了。随后海南电视台采访了老李,老李就实话实说了事情经过,谁知这一受访竟然为老李惹上了天价官司。”廖晖现在谈起这件事还感觉很气愤,因为老李的妻子患有重病,全靠老李开杂货店为生,而就是因为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海南商业信用研究中心”就起诉老李,并索赔15万元,当时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关注。“我也接受电视台采访了,并且发表了‘这种强制性收费是违法的’观点,但是他们不起诉我,不起诉采访老李的媒体,直接起诉老李,我就很生气,这不是欺负人嘛。”廖晖身体内的正义感瞬间爆发,他一拍桌子对老李说:“你别着急,你这案子我来代理,一分钱不收。”

案子最终是打赢了,但是,却给廖晖带来了一些“麻烦”。廖晖有个立法项目被与此相关的部门直接否了。“本来都谈好了,因为这个事情被否了。”当被追问是否值得时,廖晖想都没想:“我觉得很值,因为在我们这个大环境中,当我们感觉环境不好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法治已经滞后了,已经影响到了我们整个社会的健康发展。四中全会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破天荒地对我们法律人、对中国的法治进程给予了特别关注,这是我们法治社会发展的一个很好的开始。”

熟悉廖晖的人都知道,谈到廖晖,总避免不了一个词“九三学社”,这源于他骨子里那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情怀。

“律师这个职业目前在我们这个社会属于自由职业,也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所以我一直很感谢有‘九三学社’这个民主党派的平台,让我当年有机会以比较年轻的省政协委员的身份去参政议政。”身为两届海南省政协委员,廖晖每年都会提出一些政协提案,2013年他提的《关于加强治理力度,严厉打击虚假信息诈骗的建议》还被评为省重点提案。

“我觉得律师能够在政协这个平台上大展身手并不见得律师的能力和水平有多高,主要是因为律师的身份和看问题的角度有优势。”在廖晖看来,律师生活在大众中,直面社会弊端和问题,所以更接地气。另外,律师在看到问题以后,基于他的法律专业知识和社会人的角度,他能够勇敢地把问题和解决的方法提出来,而不用考虑太多的利益冲突。这也是廖晖保持初心的一种体现。

现在的廖晖对于很多事情感到更平和了,他的眼光倒是更锐利,看到了生活更深处的东西。“律师这个职业做久了以后,你会感到宠辱不惊,无欲无求,也就无所谓喜,无所谓悲。”

被问到生活中是什么样子,廖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是你昨天初次见到我的样子,穿着短裤、T恤,我喜欢随性地在有暖风的街头散散步,或者借助理的单车来骑,甚至光着膀子和三两好友一起在路边吃吃大排档。”说到这里,廖晖自己忍不住都笑了,采访的氛围瞬间变得轻松了好多,其实他看起来容易给人造成严肃的印象,内心却很向往随意自然的生活。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管何时始、何时终,我们法律人不会辜负这个时代,也不会辜负我们的人生!”廖晖抱守初心,始终如初。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