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专题>教师风采专题

教师风采专题


江山老师:寻找刺猬的支点


江山,男,湖南人,中南大学法学学士和经济法学硕士2007至2011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攻读博士学位;2009年至2010年,由中美富布莱特联合培养博士项目资助Georgetown University学习;2011年至2013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完成博士后研究来我校执教。

 

早春时节的北京,气温日渐回升,花红柳绿的景象早已触目即是,偶来的东风拂面,带走些许春阳曝晒下的焦灼感,刚从宁远楼结束工作的江老师额头一层细细的汗水“我忘记带办公室钥匙了,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说吧?一见到记者他率先带着征询的目光如是说。在得知江老师接下来还要赶赴下一站时,我们便在去地铁的路上完成了此次采访。

 

江山老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经济法,竞争领域颇有见解说起为何与结下不解之缘,并因而走上了学术研究之路,笑间,恍然时空交错

儿时的朋友听说我搞学术研究,大多诧异我自己多少有些浑然不觉这也让我思考,我是谁?今天的我,是被改变的我,还是被发现的我

在二十岁之前的人生轨迹分明没有任何学术的影子除了在幼儿时代长于诗获得褒奖,我似乎从入学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是老师家长和同学眼中的淘气少年。一次,父亲问初中班上的优等生女孩:“你为什么不和江山玩啊?”女孩淡淡的回答:“没有共同语言。”一旁的暗自呵呵足球小子和灌篮高手的世界,哪里是你小丫头能懂的如今想来,视界变换,我那读名著的早慧的女同学(印象中男同学似乎都不太读书)她们透过·奥斯丁的、三毛眼睛看到的世界定是与这样言语无味的的世界判然两立。那是青年的我,野蛮生长

大学之后,遇到爱书的老师,谈及各地淘书的故事,兴意盎然。于是,开始了不知是读书还是藏书的生活,并带着这些越积越多的书,从南到北。比较常遇到的问题是,“这么多书,你都看了吗?”面对问题,我一开始是惭愧的。与书在一起久了,你会知道,书在那里,本身,就是一种呼唤也许有一天,很久以前淘到与专业甚至学术都没有任何关系的书,拂去尘埃,来到你的面前。你看到她,像邂逅的当初,灯火阑珊,一切又那么的新鲜。

阅读让我听到心的呼唤,发现另一个自己。

江山老师对于经济法有着相当的专注。每每言及经济法学研究的相关问题,他总是不由自主提高声音,说话的时候也变得一字一顿。

经济法的世界,是混沌的。经济法的原理与结构,让人困惑;一千个研究者,就有一千个经济法。在这个混沌世界里,竞争法璀璨光亮,照见幽深

起初老师指导的本科论文是宏观调控法,但深入的研究让我感到无所凭依。经济法中逻辑最为妥恰的竞争法则不同,市场竞争秩序原理贯穿始终,既不拘泥于末节,又不坠入宏大叙事的云雾,独具魅力所以说,学术兴趣的激发,源于师长的引导,他们或沉潜、或笃实、或高明、或刚健,成为我治学的参照系;而学术道路的选择,大概更取决于学术直觉和学人的内在属性。

学术直觉影响方向选择爱因斯坦曾经谈及过为什么选择了物理:“在数学领域里,我的直觉不够,不能够辨认哪些是真正重要的研究,哪些只是不重要的题目。而在物理领域里,我很快学到怎样找到基本问题来下功夫”。反观自身对学术的判断力和喜爱,在经济法上的直觉和问题意识让我可以从容涵泳

学人的内在属性决定治学路径古希腊诗人阿基洛科斯说,“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据此,以赛亚·伯林将学者分为狐狸与刺猬两大类型声称狐狸“追逐许多目的,而诸目的往往互无关联,甚至经常彼此矛盾……”,而刺猬归系于某个单一的中心识见、一个多多少少连贯密合条理明备的体系,而本识见或体系,行其理解、思考、感觉……治学的历程中,发现自己更多接近“刺猬”,虽不自认有“大知”,却相信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会“脱然自有贯通(朱熹)就这样,听从内心,引导直觉进入经济法研究;认识自己,竞争法为原点展开剪除经济法的枝蔓贯穿市场逻辑竞争秩序原理建构面向未来的道路

不多知的刺猬,嵌入这个世界,还需要一个支点。因为,学术承载的是一种制度建构,是一种思维方式,甚或是一种世界观,但本身不是目的湘江之畔成长、受教年,总归要受到湖湘之学的浸染。治学,在近代士人的眼里,从来就不仅仅是义理考据、辞章曾国藩一脉凿通理学与经世之学之间铁幕的努力才是真正的依归。相似的是,所经历美国反托拉斯法课堂上两位教授一共谈及不超过三次国外的案例念兹在兹的,是如何通过反托拉斯法律保护美国市场的竞争,以及建基于此的国家竞争力这种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近代世界格局形成初期的格秀斯,应对自由海洋的时代问题国际法体系的构建当前新的现代世界的开放、融入与参与构建中国学者需要有将国家利益与价值融会贯通理论勇气(高全喜)应对全球经济市场化、一体化法治化的时代问题,经济法学人学术研究的支点须由国家利益与普价值熔铸而成,竞争规则处于这一支点的中心我们相信,只有竞争才能带来繁荣(艾哈德)只有法治化的竞争才能支撑持续稳定的繁荣和平崛起的时代,竞争规则的边界在哪里,我们的世界就延伸到哪里。

采访临近结束,当问到江山老师对我院学生有何寄语时,鼓励同学们立足于特色的同时,要更加深度融入主流,希望同学们对理论有更多的耐心。

孔子主张“君子不器”,却在将子贡定位为瑚琏之器”的时候实含嘉许。确实,“不器”,更多的是一种内在的修行。特别是在社会化大分工的今天,作为具体的个人,我们很难摆脱工具化的宿命。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成就理想。爱因斯坦不也做过专利局技术员,卡夫卡不也供职于保险公司吗?我院学生外文较好,这是公认的强项,着实不用刻意标榜,而应当更加能动地丰富经贸法律专业知识,更加深度融入依法治国的主流,成为“瑚琏之器”吧。

要做到这一点,对于我们的同学来说,最切近的建议,是需要对理论有更多的耐心。民国时有着兵工之父之誉的俞大维先生,在为国防事业奔走之余为国防教育培养人才,有一次讲授弹道学,拿一把步枪上台,讲扣扳机之后子弹在枪膛内的过程讲了两个小时子弹还没离开枪我在课堂上也提到这个例子,是希望我们的同学对理论有多一点的耐心,对自己有多一点的耐心

 

记者:杨鹏


版权所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宁远楼7层  邮编 :100029   邮箱:uibelawweb@163.com